「如果妳踢我的腳我就拉著妳跳下去喔!」在她還沒 反應過來之前,我先發制人。

「反正又淹不死人,我怕你啊!」她的臉紅的很,一臉不服氣。

「只是衣服會濕而已。」

「濕就濕啊!有什麼大不了的。」

「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早就想看制服濕掉會透明到什麼程度……」

「夏宇禾,你這個大變態!」

「哈哈哈……」看著顏妍恢復了像以前那樣的打鬧,我才放心。「所以,我們合好了嗎?」

被放逐在坐墊底下的另一頂安全帽,終於在今天又派上用場。

迎著晚風,我刻意放慢了速度,因為顏妍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雙手環抱著我的腰間,身體輕靠在我的背。

我像個打敗噴火龍的英勇騎士,正要載著公主返回城堡。

喔,噴火龍是陳家俊。

「晚上我們去看電影?」隔著兩頂安全帽,我大聲的問。轉進通往家的巷子中。

還沒聽到顏妍的回答,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注意力。

一台BMW就停在雜貨店的門口。

「是誰啊?」我把車停好,接過顏妍的安全帽,不禁疑惑了起來。

開著這麼一台名車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我是說,至少是個有錢人。

有錢人?

我看著顏妍,看到她愣愣的表情。「小妍?」

是她的爸媽,就坐在雜貨店裡,和林媽媽聊著天。亞曼尼西裝、香奈兒套裝,完完全全不屬於這個十坪大的樸實小店面。

公司的財務問題解決了,他們來接顏妍回台北,重新回到那個繁榮的大都市。

一如當初被丟到高雄來的時候一樣,都沒有給她選擇的權利。

「你剛才不是說要去看電影?」

「以後會有機會的。」

「我還想去看一次夜景,上次沒有看到流星。」

「以後會有機會的。」

「我想再去逛一次百貨公司,你陪我去。」

「以後會有機會的。」

「夏宇禾,你怎麼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

這是我第一次走進顏妍的房間,只有我們兩個人,她的爸媽想進來都被拒絕了。

我幫她把東西一件一件放進行李箱裡,她就一件一件拿出來。

「因為我這麼相信著。」我笑了笑。「不准哭喔!醜死了。」

「醜死了就醜死了。」她哭了,沒有形象的大哭。「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吵架了,才合好就要分開!」

「還有機會再見面的。」

這麼說著,我心裡頭卻絲毫沒有確定的感覺。

有嗎?真的有嗎?

那為什麼我看見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愈拉愈遠的畫面?

顏妍走了,兩手空空的走了。

那些她收拾不好的行李,一件也沒帶走。

「這些屬於這裡的東西,你要好好幫我保管,以後我會找機會回來拿。」

「以後會有機會的。」我揮揮手,另一隻緊握的手裡

握著她給的電話號碼,我永遠也不會撥出的一組號碼。



大學的新生訓練很無聊,我聽的昏昏欲睡。

顏妍離開了我的世界一年多,高三暑假的指考,我考上了高雄的國立大學。

美女如雲啊這裡。

這一年多的時間,我一通電話也沒打給她過,我總是認為,當顏妍離開這個她不小心失足掉進的世界,我們兩個人的關係,也似乎該這麼中止了。

儘管我常常不經意的想起那個在我生命中短暫出現的,那個驕傲的公主,儘管我很明白自己不曾再談戀愛的理由是為了什麼,那組電話號碼還是被我丟在抽屜的深處,連見到太陽的機會也沒有。

不過,還好,經過一整個完全放鬆的暑假,我已經調整好我的心態,很有自信自己可以不再想起顏妍並且在大學四年交出一張漂亮的戀愛成績單。

美女如雲啊這裡。

「位置都被坐滿了,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see?機會不是馬上就來了嗎?

這女生聲音這麼甜,肯定也是個正妹……「顏妍?」

我傻眼的抬頭看著,那個咬牙切齒對我微笑的……正妹。

「夏宇禾,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啊?」

「呃……好久不見。」

「見你個大頭鬼!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呃……我……」

我有一種感覺,眼前的顏妍似乎堆積著一年份的怒氣,而我就是點燃導火線的那個打火機。

「夏宇禾,我們走著瞧。」

眾目睽睽下,她憤怒的拿著自己的包包,直接從正在演講的校長面前走過,以初生之犢的姿態走出會場。

我只得趁著校長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成了第二隻丟臉丟到家的初生之犢,奔出去追上顏妍。

很好啊!新生訓練第一天就成了名人,這可是我經歷過最精采的一次開始啊!

「小妍!」

她停下腳步,用很兇狠的眼神盯著我。

「妳……也唸這裡嗎?」

「廢話,不然我還來這裡上班啊!」

唔!好兇啊!「可是,妳不是很討厭高雄嗎?」

「誰說的?」

「……妳自己說的。」

「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啊?」話題轉這麼快……。

「你這個大笨蛋,不知道我很想你嗎?」她忍無可忍的大叫。

「我……」

我講不出話,因為顏妍跳上來吻我,好像累積了一年份的想念。

「我也很想妳。」我笑著抱住她。「但是,妳在吻我之前要問我願不願意才行。」

「夏宇禾,你這個混蛋!」

驕傲的公主回來了,而且這一次,騎士會忠誠的捍衛他們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