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一次,顏妍生氣我沒有去道歉,我想我的憤怒不亞於她。

在我為她付出那麼多,這麼認真待她之後,她用一句「心機重」就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我除了心痛,也只剩下心寒。

「欸,你們兩個怎麼啦?好像很久沒看到你們說話了。」阿成問,在我們冷戰一個多星期之後。

「沒怎麼了。」我頭也不抬的繼續看我的漫畫。

 這幾個我們沒有交談的日子裡,我們連交集都沒有,甚至連上下學,她都換了司機。

那天我拿著她的安全帽坐在機車上等她,卻看到她坐著隔壁班班長的機車呼嘯而過。

陳家俊,那個從她轉來就鍥而不捨追求的隔壁班班長。

於是我在那一天,聽到心很清脆碎掉的聲音,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夏宇禾,你怎麼又考不及格了?」站在台上的導師發著英文小考考卷,把我叫到前面去。「你以前英文不是很好嗎?怎麼段考以後就退步那麼多?」

導師不是第一次問我了,自從段考以後。

「我會努力的。」我還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走回座位後,我看見顏妍桌上擺著一百分的考卷,她抬頭,我們兩個的視線交會僅只一秒,又各自避開。

這份考卷,我也有考滿分的實力,只是我不想。

每次我想起顏妍說的話,就對考試提不起勁。

其實我始終搞不清楚我的第一名是怎樣拿到的,雖然我常拿到,反正我就是一樣上課、交作業、打混、玩樂,很正常的過日子,不會半夜爬起來偷讀書。對於成績,我沒有放在心上,對於名次也沒有認真過,直到這一次的事件發生。

顏妍的心態,對成績的斤斤計較,都讓我很不能適應,在這之後,我覺得顏妍始終還是台北人,沒有改變。

晚上,我找了阿成,到上次吻了顏妍的地方看夜景。

「心情不好?」阿成默默的在旁邊陪了我幾個小時才開口。「是為了小妍吧?」

我把身邊可以抓到的石頭丟下懸崖,狠狠的往下丟。

「其實我覺得你們彼此都有誤會。」

我悶聲哼了哼,往後一倒。誤會?誤會大著呢!

「反正我只要不再考第一名,她就不會對我有誤會。」

「我想她是很在意自己的成績沒錯。」阿成也跟著倒了下來。「不過你記不記得,段考前一起來看夜景的人,除了你和顏妍,我們其他人的成績都退步了很多?」

「好像有。」我記得阿成他們幾個放學後被導師留下來唸了很久。

「其實小妍有問過我們,明明知道自己書沒唸完,為什麼還要跟你約著來看夜景。」

「所以?」

「她生氣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自己成績好,就不顧我們的成績。」阿成看了我一眼。「她覺得你成績好卻缺乏對朋友的義氣。」

「我沒有!」我跳了起來。「你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在意成績,我才沒想到那麼多!」

「我知道我知道。」他拍拍我的背。「但是小妍不知道。」

我沉默了。

我不在乎自己的成績,是因為就算不很努力唸書,分數還是可以見人,但是阿成他們就不一樣了,成績不能見人,有事沒事又被我約出來到處晃。

「你不用自責。」阿成說。「我們本來就要對自己的成績負責,與你無關。會跟你講,只是想讓你知道小妍的想法,和你們兩個人之間的誤會。」

「是不是誤會已經不重要了。」我笑了笑。「就算誤會解決,她也已經有新歡了。」

想到那個油腔滑調尖嘴猴腮的陳家俊,我心中豈是好大一個X字了得?

「你和小妍比較配。」他拍拍我。「最近陳家俊老是在門口等她下課,我看的很反胃。」



我沒有去找顏妍,接下來的日子都沒有。

導師重新排了位置,把成績不斷退步的我調到最前面的座位。顏妍還是坐在後面,她的成績一直很好,第一名都是她在拿。

「小禾,你可不可以教我這題數學?」顏妍走到我旁邊,甜甜的對著我笑。

「好、好啊!」我目眩神迷的看著她,不斷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已經好久不理我的顏妍,竟然會主動找我?是不是表示她已經不氣了?

「小妍,妳已經好久沒有來找我了。」我痴痴的說。

「是啊。」她的手,輕撫上我的額頭、鼻子、臉頰。「想我嗎?」

「想,當然想……,小妍,我好想妳……」

「我好想妳……好想……」

「小禾?小禾?」

「啊?」我揉著惺忪的睡眼抬頭看打擾我的人是誰。「阿好?」媽呀!這下我的睡意盡失,想到剛才夢境中在我臉上真實的觸覺,不會吧?不會真的是阿好吧!

「小禾,可不可以教我這題數學?」

……見鬼了!

「對不起,我突然有點頭暈,我出去透透氣。」隨便找了個理由,我不等阿好反應就跑出教室。

太可怕了!就算再怎麼想顏妍,怎麼會夢見那種夢?更扯的是,還跟阿好混在一起!

我需要冷靜一下。

其實我還滿不爽的,關於我對顏妍念念不忘。

「天涯何處無芳草,沒有美人死不了」甚至已經變成了我的至理名言,每天早上起床必定大聲覆誦一次的座右銘。

但是我還是很不爭氣的不只一次夢見顏妍。

悶悶的在池塘邊扔石頭,沒想到卻意外的讓我看見一場爭吵。

「你煩不煩?不要一整天都黏著我,滾開啦!」

「妳幹嘛又心情不好?我又沒惹到妳。」

「你不要出現我就不會心情不好!」

「小妍,妳講點道理……」

「陳家俊,你再跟著我信不信我會把你推進池塘裡?」

「小妍,其實我只是……」

 嘩啦!

就在我面前,顏妍很不客氣的一腳把陳家俊踹進池塘裡。

池塘的水不深,不能讓人溺斃,但是已經足以讓人全身溼透。

「靠!妳真的把我推下水?」陳家俊站了起來,先前只為了顏妍才有的溫柔表情已經全部消失殆盡,臉上盡是扭曲的憤怒。

「是用踹的。」顏妍站在岸上,冷冷的糾正。

「妳這個恰查某,難怪夏宇禾不要妳啦!」他憤憤的爬上岸。「我追妳追這麼久,就沒看過妳哪時候溫柔過,被人家甩掉活該啦!我不追妳了行不行?以前的事情就算我自己倒楣!」

他往地上吐了一口泥水,頭也不回的走了。

顏妍突然發現我的存在,愣了一下。

「呃……嗨!」我很尷尬的笑了一下。

「你來看笑話的?」她瞇起眼睛,很防備像刺猬

突然,我覺得自己好像看到剛轉學來的顏妍,被罰打掃大禮堂的顏妍。

「我只是心情不好出來走走,沒有想到會看到妳跟陳家俊。」

「你現在看到了,」她冷冷的道。「隨你怎麼笑。」

「小妍,我笑過妳嗎?」

「你想怎樣?」她疑惑的看著我,仍然僵硬戒備。

「我在想,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合好?」我笑著牽住她的手。「別想把我踹進池塘,我會連妳一起拉下水。」

「夏宇禾,你……」

「對不起,看到那混蛋這樣對妳,我不得不站出來安慰妳一下。」

「反正我是恰查某,不懂得溫柔。」她賭氣的偏過頭,被我牽住的手不斷掙扎。「不需要你安慰。」

「妳再不讓我牽手我就拉著妳跳下去喔!」我警告的說。「不溫柔又怎樣,還是有人要啊!」

「哪有人要。」

「我不是人嗎?我要啊!」我笑著,吻住她的唇。

沒有問她可不可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