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我吃醋你就倒大楣了。

我吃醋你就倒大楣了。

 吃醋……。

 吃醋?!

「妳為什麼會吃醋?」

「什麼?」

「昨天妳自己說的啊!」

一大早,我背著兩個人的書包和顏妍並肩走向教室,我迫不及待的問出讓我想了一夜沒睡的問題。

「我忘記我昨天說什麼了。」她頓了一下,然後撇的一乾二淨。

「妳昨天……」

「夏宇禾,我跟你說忘記了就是忘記了。」顏妍加快了腳步,企圖把我甩在後面。

有這麼容易?

我把手圍在嘴邊,用最大的聲音喊。「顏妍,妳是不是喜歡我不敢承認?」

早晨三三兩兩來到學校的學生全都停下腳步,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們兩個。

顏妍瞬間凍結在原地的背影,顯得很僵硬,很憤怒。

「夏宇禾,你這個殺千刀該死的大白痴!」

我的座位被推到右邊,和右邊同學的桌子併在一起。

很顯然的,我左邊的大小姐很不爽。「你敢把桌子移回來試試看。」

「沒事吧?」右邊的阿成問。

「沒事沒事,不好意思喔,暫時跟你一起坐一下。」

顏妍幹嘛這麼生氣,我說的應該沒有錯吧?

那句話我左思右想就只有一種可能啊,那就是顏妍喜歡我,不然幹嘛阿好給我東西她要吃醋。

可惜她一整天都不理我,我也就一整天沒得到答案。

放學的時候,我在我的機車旁邊看到顏妍,還是那副不想跟我說話的樣子。

「安全帽。」她的手伸到我面前,臉向著另外一邊。

「還在生氣嗎?」我試探的問。

「安全帽。」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啊?我只是問個問題……」

「不載我就算了,我自己走。」她很有個性的轉身就走。

「妳會迷路喔!」我跟在後面涼涼的說。顏妍是路痴,到現在還認不得學校和林媽媽家之間那條沒轉幾個彎的路徑。

「夏宇禾,你是不是把我當笑話看?」顏妍猛然停下腳步,那語氣,讓我感覺不太對。

繞到她前面,看到她的眼淚一滴一滴掉。

「欸,妳怎麼哭了?」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顏妍哭,但是這一次卻感覺很不一樣,因為好像是我造成的。

「夏宇禾,這一點也不好笑,不喜歡我你就說啊!為什麼要像在看個笑話一樣重提?」她哭的很委屈,好像我很惡劣的欺負她。

「我沒有,我只是……」

 哎呀!女人果然是水做的,眼淚怎麼會這麼多。

「你沒有,你只是什麼?反正就算我自做多情好不好?就當我什麼也沒說好不好?阿好送你什麼關我什麼事,我哪有什麼資格吃醋!」她轉身就跑,不顧我在後面喊。

「顏妍。」我好不容易追上她,握著她的肩膀免得她再跑一次。「妳聽我說。」

「我不要聽。」她還在哭,還是不看我。

「不聽會後悔喔。」我笑著擦掉她的眼淚。「不要哭了,再哭變成醜八怪,人家會問我眼光怎麼這麼差,選女朋友竟然選妳不選阿好。」

果然,這句話立刻很有效的止住顏妍的眼淚。

「什麼意思?」她濃濃的鼻音疑惑的問。

「就是這個意思。」我放開她,從車上拿安全帽給她。

「上車吧!」

顏妍站在原地,沒有接過安全帽。

「夏宇禾,你是不是也喜歡我?」她喊的很大聲。

陸陸續續放學經過的同學,又全都停下腳步。

「對,我也喜歡妳!」



和顏妍交往以後生活也沒有改變很多。

她還是一樣會把我當作小李子使喚,我還是一樣常常討好她,她的脾氣驕縱我也得順著點,否則她大小姐不高興,沙包還是我要當。

不過好處是因為顏妍看我看的很緊的關係,我和阿好再也沒有接觸的機會了。

「小禾,等下放學可不可以載我去街上買筆記本?」

「可能不行喔,阿好。」顏妍笑著擋在我的前面。「小禾已經跟我約好了。」

約好?什麼時候約的啊?

「你們要幹嘛?」阿好不高興的問。

「這就是秘密了。」顏妍眨眨眼。「反正小禾以後的放學時間就是歸我管,要約他就要先通知我。」

阿好生氣的哼了哼,左腳重重的在地上踩了兩下,又跑去找隔壁的阿成,嚇得阿成從椅子上摔下來。

「我什麼時候歸妳管啦?」我悶笑著看了狼狽的阿成一眼,連忙把視線移開,免得笑到內傷。

「不歸我管難不成你比較喜歡給阿好管?」顏妍把我從座位上趕走,她總是喜歡坐我的位置。

「當然是妳管好。」我很識相的站在她旁邊說好話。

「吼,你又沒在上課喔!」顏妍翻了我放在桌上的課本,生氣的看著我。「都是空白的,你上課都在幹嘛啊?」

「我在偷看妳啊!」我嘻皮笑臉的,一點也不以為意。

「夏宇禾!你給我正經點!」

「沒關係啦,又不是認真上課就會考的好。」所謂小考小玩大考大玩,我一向是這樣活過來的。

「不管,後天都要段考了,你到現在還在醉生夢死。」

「我哪有醉生夢死,這個形容詞太嚴重了吧?」

「你有什麼意見?」顏妍瞇起眼睛看我。

「沒、沒有,妳繼續妳繼續。」我做了個請的動作。

「今天和明天,晚上到我家來唸書。」

「不行啦,今天晚上和阿成他們約好去看夜景了。」

「要段考了你們還要去玩?夏宇禾,你太過分了喔!」

「就是要段考了才要玩啊!放鬆心情才考得好嘛!」

「歪理。」顏妍坐回位置,拿出歷史課本來看。

「我是說真的,像妳這樣每天用功讀書效果是有限的,倒不如跟我們一起去看夜景放鬆一下。」我再接再厲的說服她。

其實我是想到顏妍靠在我身上看夜景的樣子,在那種浪漫的氣氛下,她肯定很容易以身相……啊不,是以吻相許。

無論如何,我都要說服她一起去。

「我考慮一下。」她不為所動的翻著課本。

「妳應該沒看過流星吧?我們去的那個地方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和流星喔!」

顏妍果然還是被我誘拐成功了。

上了山還特地偷偷的遠離那一群人,拉著顏妍往沒人的地方走。

「為什麼要到那邊去?」

「那邊的星星比較亮。」我隨口說。

「騙人!」

「那……那邊的星星比較大。」

「夏宇禾,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好啦好啦,我跟妳說實話,其實是因為那裡的星星比較會閃。」

「……。」

顏妍無言的看著我,不過這時候要掰理由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們已經到了沒有人的地方。

「看吧,這裡的星星真的有比較亮比較大比較閃對不
對?」我指著天上。

「哪有啊……」她順著我的手勢看著天空,疑惑的看不出所以然來,又回頭來看我。「夏宇禾,你到底想說……」

她的話沒有問完,全都被我出奇不意的吻住。

我想說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