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妍改變很多。

她還是一樣對我指頤氣使。

她還是一樣「夏宇禾!」沒禮貌的叫。

 她還是一樣冷若冰霜,沒有笑容。

但是她改變很多。

「小妍,這一題答案為什麼是C啊?」

下課的時候,很多同學會拿著上一節發的測驗卷問她問題。

顏妍的國文很好、英文很好、地理歷史都很好,平常的小考測驗都可以接近滿分。

一開始有人問她問題的時候,我還捏了把冷汗,深怕她一個白眼,什麼話也不說,這麼一來她跟班上的關係會雪上加霜。

所以當她很有耐心的解答問題的時候,我慶幸自己沒有近視,否則可能會跌破眼鏡。

「星期六大家要出去玩,要不要一起去?」放學的時候走向停車的地方,我問。

我現在已經是顏妍的專屬司機,負責每天載她上下學。

「不要。」她想都不想的搖頭。

「很好玩喔!有芭樂和芒果可以採,還有控窯,妳一定不知道控窯是什麼吧?一起去玩,很好玩的。」

「不要。」她還是搖頭。

「但是我們……」

「夏宇禾,我說不要就不要!」

「喔。」我乖乖的把安全帽遞給她。

「我的防曬乳液快用完了,這星期放假的時候你帶我到市區,我想去百貨公司逛逛。」

「不要。」

「……什麼?」顏妍看著我,顯然很驚訝。

「我說,不要。」我努力讓自己不要露出笑容,免得被她的眼神凌遲至死。

顏妍大概想不到,我會有拒絕她的時候。

「朋友是互相的,總不能每次只有我單方面的付出,要我載妳去買東西不是不可以,星期六和我們一起出去玩,星期日我就帶妳出去,妳要逛多久我都配合。」我開出條件。

「不要。」她還是拒絕的很乾脆。

「好吧!隨便妳。」我跨上機車,示意她也上車。「不過沒有防曬乳液,體育課和升旗的時候應該會有人會很不好受吧!唉,變成黑美人也不錯啦!」

「夏宇禾,閉嘴。」她很生氣的拍了下我的安全帽。

我已經養成了在她面前滔滔不絕的習慣,反正就是我講她聽;也養成了她一句「閉嘴」,我就真的閉嘴的習慣,畢竟要改變一個人不是那麼簡單,我應該要拿捏得當,免得還沒改變對方就先被KO了。

把車子停在我家門前,我陪顏妍走到雜貨店,剛好遇到林媽媽在補貨。

「林媽媽。」我打了招呼。

「哎呀!小禾,你又送小妍回來啊?」她好客的從冰箱拿了罐飲料給我。「每天這樣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

「反正就住隔壁,很順路。」我笑了笑。

「林媽媽今天去市場買了很多好吃的東西,要慶祝小妍生日,一起來吃飯好不好?」

「今天妳生日?」我詫異的看著顏妍,她什麼也沒跟我提起。

「是又怎樣。」她偏過頭。「夏宇禾,你不要來。」

「小妍,怎麼這樣說呢?」林媽媽忙著打圓場。「人家小禾平常幫忙妳這麼多,請人家來吃飯是應該的,何況又是妳生日,人多一點才熱鬧啊!」

「林媽媽,沒關係。」我搖搖頭。「生日的人最大,而且我也有考試要複習。」

慈禧太后的命令,我可是不敢不聽。

而且大概我剛剛那番話惹火她了,我還是聽話點好。



回到家,我洗了個澡,泡了碗泡麵放在桌上。

我翻箱倒櫃的找出幾張不同顏色的色卡紙,決定要做一張精美的卡片給顏妍,禮物是來不及買了,但是卡片還來得及做。

可惜我心目中精美的卡片到完工之後,達成的只有「卡片」兩個字而已,「精美的」……在哪?算了,

我是男生,我沒有美工細胞。

沒想到我做卡片做過頭了,等我掀開泡麵的蓋子,麵已經脹了兩倍大,湯都沒了。

吃了一口麵,真是入口即化,爛到極點啊!可是沒辦法,君子遠庖廚,要我下廚房變出個蛋炒飯來,我寧願吃掉這碗泡到爛掉的泡麵。

還好顏妍有良心。

當我挾起第二口泡麵,正痛苦的張嘴要吃的時候,門鈴響了。

「都已經叫你過來吃飯了,還要壽星親自來請你啊!」是顏妍,頭一次主動來找我。

「顏妍?」我愣愣的看著她走進來。「可是……妳不是叫我不要去嗎?」

「我阿姨不是叫你去嗎?你難道不知道要尊重長輩說的話?」她不耐煩的說。

「……」我當然知道長輩說的話要尊重,問題妳是萬人之上的慈禧太后啊!

不過我怕顏妍又生氣,所以選擇不吭聲。

「這是什麼?」

我還來不及阻止,顏妍已經拿起桌上那張慘不忍睹的卡片來看。

「呃……那個是……呃……生日卡片。」我在旁邊坐立難安,窘的想要挖個洞躲進去。

她不發一語的看著,空氣中充滿令人窒息的寧靜。

啊啊啊!她不會直接把那張卡片丟進垃圾桶吧?

這是,送我的?」她問,雙眉緊蹙。

「呃……如果妳不喜歡的話,我可以……」

「你的美術細胞還真不是普通的差勁。」顏妍冷酷殘忍的批評著,聽的我快招架不住。「走啊!難道你要繼續吃那碗看起來難吃的要去撞牆的泡麵?」

顏妍自顧自的往外走,而我驚訝的發現,她手裡還拿著那張被她嫌棄的卡片。

「那個卡片……」

「幹嘛?你不是要送我的嗎?」她睨了我一眼,我一點也不敢反駁。

明明就嫌棄的要命,幹嘛還要收下?

 女人啊!我真的搞不懂女人。

在這場小型生日聚餐上,我沒有很大的意外,看見桌上擺著的都是很鄉村的慶生餐點,紅蛋、麵線,還有一些豐盛但是還是很傳統的菜餚。令我意外的反倒是顏妍的態度。

「小妍啊,妳坐著就好,阿姨來弄啦!妳是壽星還讓妳忙。」

顏妍幫忙拿碗筷端菜,林媽媽在旁邊手忙腳亂的阻止。

「沒關係,妳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顏妍淡淡的說,動作很俐落。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是顏妍?那個從台北來的任性又驕縱的顏妍?沒搞錯吧?

這一頓飯吃的很和諧,顏妍很難得的從頭到尾沒有擺出臭臉,而且還不時加入我們的話題。我有一種好感動的感覺,好像我這些日子以來受的壓榨折磨都有了回報。

差點衝出去嚎啕大哭一下,不過林媽媽弄的豬腳太好吃了,大哭回來可能就沒有了,我還是先吃再說吧。

吃完飯,林媽媽堅持不讓顏妍洗碗,還故意說碗已經很少了,不能讓她打破,趕著我們出去外面走走。

於是我們走到外面去吹吹風,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妳今天心情好像還不錯?」我小心翼翼的找話題聊。

看著她的長髮在風中飛揚,好像突然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絲絲的溫柔。

「我很久沒過生日了。」

「?」

「我爸媽很忙啊!你也知道,有錢人總是很了不起,藉口很多,什麼應酬開會工作出差,每年我生日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記得。」她說著,口氣不像在說自己的事情。「謝謝你和阿姨今天幫我過生日,還有你那張醜到可以去撞牆的卡片,謝謝。」

「ㄟ……道謝就道謝,不用順便叫我去撞牆吧。」我很大膽的伸手戳了她的頭一下。

「吼,你敢動我?」她瞪著我,手掌毫不留情的往我後腦杓重重拍了一下。

「哎呀哎呀,太后饒命啊!小的不敢了。」

「什麼太后,你找死啊?我哪有那麼老!」

「不然是什麼?」

「是公主,我是公主!」

「好好好,公主!哎呀,不要打了啦!」

我和顏妍,在微弱路燈的照射下,打鬧成一團。

「星期六幾點?」

鬧累了,我讓顏妍坐在我的機車上休息,自己站在旁邊,顏妍突然問。

「什麼幾點?」我一頭霧水。

「星期六啊!」

「什麼啊……」我狀況外。

「夏宇禾,你再裝傻我宰了你!」

「什麼啊,我真的……等等,該不會妳問的我們星期六幾點要去玩吧?」不會吧?

「不行喔!不歡迎我去?」

「行行行,歡迎歡迎歡迎,如果有公主大駕光臨,我們的行程一定會更加有趣的。」我開始胡言亂語,亂拍馬屁。「我現在已經開始有好光榮的感覺,公主要跟我們一起去玩耶!百年修來的福氣……」

「夏宇禾,你再廢話我宰了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