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哥,北場有人鬧事,范東那邊的人。」
聽完小王的傳話,他倏然站起,臉上的表情多了股唳氣「上次不是警告過了?」
我拉住他的手,他低頭看了我一眼,手上的拳頭放鬆了一點。
景易,你陪小雛菊,彥明你帶幾個人跟我去。」
「我不要留在這,我會怕!」他又想把我丟下了,我再次他住他的手,不放,堅決的說著。
「小雛菊,不是去看戲啊,你還是在這,別去打擾大哥。」歐景易反手拉住我,口氣不怎麼佳的說著。
「歐景易,我不是溫室的花,你們不要都把我當花!」
我受不了他們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我,李華成看了我一眼,還是堅持原來的話「景易,留下來陪她,彥明,走。」
他低頭吻了我的額頭,離開了包廂。包廂裡,只剩下我和歐景易,我咬著下唇,區著腳抱起頭。
歐景易則是鎖上了門,靜靜的坐在我身邊。
「小雛菊,老大是愛妳,才不讓你露臉。」過了十來分鐘,他才說話。
「為什麼我不能露臉?小娟、辣椒他們都能?」我抬頭,看著他,眼中總是不滿…
「老大在做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辣椒他們能砍人,你能嗎?」
他點煙「老大位子越扛越大,得罪的、眼紅的越來越多,別說別人了,連自己人都要防了。」
他吐了一個煙圈,淡淡的說著,少了平常的嘻皮笑臉
「道上已經有話在傳,傳老大有個女人,弱的像朵花,手指頭一捏就碎。你說,你要是露了臉,給人抓了。老大會怎樣?」
他會怎樣?我不知道…歐景易很少有時間跟我獨處,也很少跟我說這些話。因為李華成總是不準。
我聽了,心頭悶悶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看了看手上的錶,李華成已經出去快半小時了,我開始擔心,我好想看他,
「歐景易,我想去找李華成。」
他不滿的噓了一聲「我剛剛跟你說的話,你是聽不懂啊?」
我悠悠看了他一眼「懂,就是懂我才要出去。你們都說我弱,我不是應該學?永遠把我關在籠子裡當金絲雀,不會有用的。我這包袱只會越來越重,」
吐了一口氣「我跟了他,就學你們的生活,不是嗎?」
歐景易呆了一下,搖搖頭「我讓你出去,老大會砍死我。」
我握緊手上的玻璃杯,「你不讓我出去,我叫強暴,你信不信?」
「你…」他下巴掉下來。
「你想華成信我還是信你?」我撇了撇他,冷冷的說著。
「算了,去就去。應該也解決了,不過你可要跟在我身邊,別走太遠。」他嘆氣,站起身子,抽出沙發後面的開山刀。
「我不是三歲。」脫掉了李華成的外套,我邁步往廂門走去,歐景易則是跟在我身後。
走出包廂,我往北區走去,每走一步,我就可以聽到心跳聲,酒店不大,從三樓到二樓北區,幾分鐘而已,我卻覺得一步比一步難走,一步比一步艱辛。
走道北區的門前,我聽到裡面傳來的哀嚎聲。
歐景易皺眉,一手壓住門「小雛菊,還是回去好了,裡面還很亂。」
我堅決的搖了搖頭,打掉他的手,倏然開了門。門一開,我見到了一幕久久忘記的畫面;
大廳裡面二十幾個人都回頭看我,而我,我看到一個不認識的李華成,他滿臉戾氣手握鐵鍊,腳踩在一個跪倒在地上的人臉上,他也回頭看了我。
雙眼帶著驚訝和怒氣。猛然,歐景易伸手推了我一把「小雛菊,小心!」
迎面而來的是一只碎了的玻璃瓶,往我腦門砸來…



血從我額前緩緩的流下,一股痛楚,從腦門直傳我的心口。
「小雛菊,抓了她!」一個看起來不會大李華成幾歲的人,喊了一聲,
幾個人衝了過來,我還來不及反應,歐景易伸手一抓,把我抓到身後,開山刀一揮,血在我眼前散開‥
「護嫂子!」彥明他們衝了過來,和圍住我、歐景易的人打了起來。
場面很混亂,我不知道誰是誰,也不知道敵或友,突然間,歐景易低哼了一聲,我看到他左臂有血涓涓的流下「歐景易!」
我不顧我的傷口,按住他的手,他揮掉了我的手「站到我後面去,別動!」
彥明替他檔掉了人,他急忙退倒牆邊,把我攔在身後。
又是一聲哀嚎,我看到李華成一手抓著椅子,狠狠的往剛剛開口喊抓我的人砸了下去,又拉起鐵鍊,捲上他的脖子,用力一勒,那人馬上青了臉
「范東,叫他們停手!」他口氣帶著殺機,冷冷的說著。
「住…住、住手。」范東掙扎著,雙腳踢著地面,喘氣德說著。
兩路人馬停了手,范東的手下握著傢伙,眼睛冒火看著我們。
「誰砸她?」李華成沒有鬆掉手上的力道,冷眼全場一掃,看見我額頭的傷口,嘴裡帶著慍氣的問。
「誰、誰、砸的?」范東掙扎著,口齒不輕的問著。
一個憋三小弟,吶吶的走出來,默認。
李華成鬆掉手上的鍊子,把范東踢給海虎,拿起身邊的椅子,一臉陰霾的向他走去。
我看著他舉起手上的鐵椅,往他身上砸下去,又一腳踢上他的臉,那人來不及閃,被李華成狠狠的踢的跌下樓梯。
他轉頭,拉起范東的衣領「你滾,下次讓我看到你,我絕不管你以前是龍哥的乾兒子…」
他一推,范東浪浪嗆嗆的跌了出去。
范東的手下連忙拉起他,范東抹了抹脖子,突然冷笑「李華成,你不要跩,你女人露面了,我看你還能包她多久。」
在一群人的支扶下,范東離場了。
現在一片凌亂,桌子、椅子全翻了。血,則怵目驚心的散滿全場。
沒有人說話。我扯掉自己的外套,把歐景易手上長長的傷口包了起來,他則像回了魂一樣,慢慢的走道李華成前面,忍著痛開了口「大哥,是我不…」
「是我,是我要歐景易帶我來的,你不要怪他。」我站在原地,開了口。
我知道,李華成現在一定很憤怒,他生氣的時候,通常不會說話的。
李華成默默看了歐景易一眼,要他坐下,然後走道我眼前,雙眼冒著火…「啪」一聲,他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大哥!」歐景易又驚又慚愧的站了起來,其他的兄弟也都驚訝的看著李華成,卻不敢開口。
「你知不知道你在幹嘛?」他大吼,我則是睜著眼睛,臉上的火辣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腦裡一片空白,只覺得心好痛
「你知不知道,歐景易可能會因為那一刀躺在醫院?你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憤怒的狂哮著,連續問了四次為什麼,最後那句根本是用吼的。
「大哥!嫂子身上有傷!你下手輕一點!」海虎一個劍步攔在我身前,拉住李華成緊捏住我肩膀的手,勸著。
李華成眼中閃過歉意,放了我,少了他的手,我全身一軟,頭上、臉上、心上的痛,讓我不支倒地,我跪坐在地上,眼淚掉了下來。
李華成低喊一聲,連忙伸手拉住我,我甩開他的手「對、對、不起…」然後我浪嗆的站起身子,咬著牙,衝出了門口。
明彥一手想攔住我,被我閃開了,我狂奔,奔下樓梯,奔出酒店門口…



「小雛菊,要不要玩一把?」蘭姐叼著煙,手摸著麻將,笑著跟我說。
「我不會。」而且也不想,到了杯水給蘭姐,我站在旁邊。
「你喔!還要跟華成鬧多久?他三天兩頭來我家,快煩死我了。」趁著牌友還沒有來,蘭姐拉住我,問著。
「我沒有鬧,只是不想拖累他。」
我到蘭姐家來已經快一個月了,那天我帶著傷,顛簸的衝出酒店門口,差點被計程車撞上,幸好蘭姐剛好路過,把我帶了回去。
我就住了下來,我怕,我怕再看到李華成那張憤怒的臉,怕他又揮手打我…
「怕拖累他不是躲他,你要學會變強一點,像我一樣。」蘭姐挑了挑柳眉,說著。
「我學不會,第一次想學,又給歐景易惹了麻煩。」那條怵目驚心的血痕,我還沒忘。
「是華成太急了,沒關係,你就跟著我,會懂得。」她看了看錶,「怪了,怎麼三個都遲到?」
「蘭姐,歐景易跟我說,華成不但要防外人,連自己人也要防,什麼意思?」
「就說你純!華成才二十,就爬到今天這各位子,當然有人不服他了。像范東那扶不起的丫斗就是一個例子,要不是看在他是龍哥的乾兒子,我也想給他幾巴掌。」
她喝了一口水「所以我說你要變強,不能靠李華成還是歐景易那些人護你,誰知道,那天一個造反,把你綁去了也說不定。」
「歐景易不會。」
「丫易那小子是不會,別人呢?…」突然,蘭姐不說話,我正想開口問她怎麼了,她比了比嘴唇要我襟聲,然後站起來輕輕的走到門口。
看著她的樣子,我閉上我的嘴,仔細看著門口,沒有看到人,卻聽到聲音,男人的聲音、很多男人的聲音…
「糟了!」蘭姐低叫一聲,拉著我進廁所,把放在儲藏室的兩把水果刀拿出來。
「做什麼?」我接過水果刀,顫抖的問。
「我忘了這裡是宋貴的地盤,要死!」她扣上外套釦子
「小雛菊,沒砍過人吧?」我搖了搖頭,看著蘭姐,她突然無奈的一笑
「我以前也沒有,跟了龍哥就學會了‥因為我不想做包袱。」
包袱?蘭姐以前也是包袱?我看著她纖嫩的手,和幾絲皺紋的眼角…她的臉突然有一點滄桑‥
「走,記住,見人就砍!你想活,就得狠!」她拉著我,我顫抖的搖搖頭,定在原地,不敢動。
蘭姐又開口「你不走,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我還是搖頭。
「你是李華成的女人,我是龍哥的女人,被抓到,最好得結果是被輪姦,最壞…會要了華成和龍哥的命。」
她口氣好淡…淡的好像這都不是一回事。會要了李華成的命?我不要,我不要做包袱‥
「為了你的男人,拼命吧。」說完,她打開門衝了出去,果然門外已經有人了,
蘭姐罵了一聲,劈頭狠狠的就是一刀,尖叫聲,一人倒下‥我們拼命的往門口跑,
突然一人攔的出來,抓住我的衣領,我開口叫,只聽到蘭姐喊了一聲「為了李華成!」
她也被一個人拎住。為了李華成、為了李華成!我閉著眼睛,回頭舉起手上的利器。
刀落…血,沾滿了我的手…抓住我的人,叫了一聲,放開手。
他大概沒想到,小雛菊‥也沾血。
我衝到蘭姐身邊,推開她,抓住蘭姐的人拿著打破的酒瓶砸了下來,我只覺得背上一陣刺痛,差點昏過去。蘭姐扯開了那個人,拉起我沒命的跑。
我的意識早就模糊了,支持我奔跑的是那句在我耳邊環繞的「為了李華成…」「為、了、李、華、成…」



蘭姐逃開了。我並沒有…
我昏了過去,發生什麼事,我全忘了…我記得,醒來的時候,我身上不是我的衣服,是歐景易的…歐景易的衣服下,我是赤裸的。
他抱著我,眼睛帶著淚‥一聲又一聲的跟我說對不起。我只覺得下腹劇痛,背也抽痛著。
「小雛菊,對不起,我來遲了…」他哭了,歐景易跪倒在我身邊,抱著頭大哭。他身上也是傷痕累累。
「歐景易,李華成呢?」我勉強坐起來,拉緊身上的衣服,無力的說著。
「成哥帶另一批人去找你…」他們分成三批人,整個高雄的找。
「歐景易,帶、帶我回去,不要‥不要跟成哥說‥」話到此,我淚掉了下來,站了起來,我一步一步的走向門外,門外站的是歐景易的手下。
他們全部一臉憤怒、又不敢說話…
「我是不是你們嫂子?」我看了他們一眼,淡淡的說著。他們全部點頭,一下又一下堅決、肯定…
「好,今天的事,除了我們,沒有別人知道。」我不想再…拖累李華成了…
「嫂子‥」他們開口,敢怒不敢言。
「答應我‥」他們含著淚,點點頭。誰說,黑暗裡沒有光芒?這些人的義氣,就是光芒‥
「歐景易,帶我回去吧,我好累了…」話說完,我身子倒了下去,再一次意識模糊。



「雛菊姐,外面有人砸場子,」辣椒走到我前面,一臉不安的說「成哥不在…」
「不用找了,叫小四那邊人過來,我去看看。」
我站起身子,甩了甩捲燙的長髮,拉了拉上衣的細肩帶,拉直了黑色的皮褲,帶著小辣椒,往樓下走‥
耳上的銀環、十二個耳洞,清脆的響著…腳上的細跟涼鞋,踏著樓梯,傳出一陣陣清亮的腳步聲…
那一年,我十八歲,是李華成的女人…他的女人。
不再是包袱‥不再是用手一折即斷了柔弱雛菊…



「等一等!」打到這,我揮了揮手,要小雛菊停下來。
「嗯…」她再度抽了一口煙,淡淡的回應。
「你抽煙,也是那個時候的事嗎?」我看著煙灰缸裡躺著十來隻的煙蒂,小雛菊的煙量很大,抽的也很快。
她搖了搖頭「不是…他從來不讓我抽。」她看了一眼煙,眼神裡流露出傷心。
「他自己不是也抽,怎麼不讓你抽?」儲存,打開新的檔案。
「男人都這樣,他們做的事,不一定讓你做…」
猛然,她吸了一口煙,然後吐出了個煙圈「他們抽煙,會不讓你抽,」她再度吸煙「他們能出軌,卻不讓你出軌…」她的話,很遠,讓人感覺不出存在‥。
「出軌?」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有點訝異的看著小雛菊,他們倆總是那麼近,那麼需要對方,仰賴著對方的氣息而活…怎麼會出軌…?
我看著她想從她無神的雙眼裡找出答案,但是…除了空洞,我看不到其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