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出了刺青店已經凌晨兩點多了,我沒有頭緒的走著。我想見他,卻不知道他在哪裡。
我不知道他家在哪裡,我發現我什麼都不知道。
兩台呼消而過得機車在我身邊停住,車上的人走下來「妹妹~要不要去玩?」
我抬起頭來,看著他們,「今晚飆車的地點在哪?」
他一楞,又露出痞子笑容「中正路啊,剛開始沒多久,要不要去?我載你!」
「好!」我二話不說的跨上他的車,我知道,李華成一定在哪裡。



倫哥,載我的人,其實人不錯,
他邊騎車邊問「你要去找誰?沒人的話,就讓我載。」我知道他們尬車的時候習慣載個女生在後頭炫耀。
「今晚很多人嗎?」
「很多啊!火龍車隊跟青虎車隊今晚連起來飆,一兩百台有吧!你找的人是哪隊的?」
我不知道李華成是在哪一對,我沒聽他說過。只好搖搖頭。
很快的到的中正路,倫哥看了一眼手錶,「應該在五分鐘車隊就會到了,你路邊站點,免的被輾死!」
他點跟煙說著「你臉色怎麼那麼不好?不會掛了吧?」
我沒有注意他的話,只是眼睛盯著前方看,果然不久,一堆謎謎濛濛的車燈在遠方出現,接這是漸漸傳來的車聲。
才一眨眼,幾十台車子就呼蕭而過。那麼多,我去哪找他?一咬牙,我衝道路中間,想看清楚每台車子。倫哥大叫一聲想把我拉回來,已經來不及。
我聽見叫罵聲,煞車聲,還有撞車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只是張大眼睛想看李華成在哪裡,可是我卻看不到,除了車燈我看不到什麼。
突然一台車子急速煞車在我前面,車身一斜,壓著地面筆直的像我衝過來,在離我一公尺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
只見滾了兩圈的騎士站了起來,摔掉手上的安全帽,氣沖沖的向我走過來「幹!你找死?他媽的擋在那───────小雛菊?」
等我閉起眼睛準備接收他那怒氣衝天的一拳,那人突然叫出我的名字。
我睜眼一看,居然是歐景易,他摔的鼻青臉腫,整隻手都磨出來血,我顫抖的說「對‥對不起…」腳一軟,我跌坐了下去。
歐景易連忙衝過來扶助我,一邊大叫「call成哥,叫他掉頭,快快快!說嫂子在這!」
他這一吼,旁邊幾打轉的機車都停下來,後面來勢洶洶的機車群也都停了下來,把中正路當成停車場。
一下子,幾百台機車停的停,轉圈的轉圈「他‥他們怎麼都停了?」
歐景易扶著我坐在柏油路上「廢話,一半車隊是老大的,大家不停下來看大嫂不然要幹嘛?」
「他在…在哪?」我頭昏目眩的問著,幾天的眼淚,把我全部的體力都搾乾了。
「老大的車子早就飆到前面不知道哪裡了,喂!小雛菊,你別葛屁!你死了,老大會把我們全砍了陪葬的!」他緊張的說著,
我閉上眼睛,只覺得好累。想到李華成就要來了,又勉強打開眼睛。
安靜的路上,突然又傳出呼呼的車聲,接下來一群人吵雜不輕的說「成哥來了!」
李華成來了!我看那台像失控的機車撞了過來,在機車還沒有全部停下來的時候,車上的人跳了下來,他一手丟了安全帽,帽下是李華成,只見他蒼白著臉,像我衝過來。
他的臉好白,是不是病了?我鬆開歐景易的手,也朝他奔了過去,只見他喊「小雛菊!」
我使勁全力衝了過去,和他撲了個滿懷。
他氣急敗壞的說「你到這來幹嘛?」
我努力的擠了一個笑容「我‥好想你!」
這幾個自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話說完,我全身一軟,眼前一黑,就這樣撲倒在李華成的懷裡。
我終於‥回到了他的懷抱。



那天,我在李華成的懷裡睡著。
醒來的時候,只見房裡一片黑暗,我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李華成坐在窗口,朝外面吐著煙。
我拉開棉被,他也回了頭,彈掉手上的煙,他走過來一把抱起我坐上他的大腿「好點沒?」
我只是點了點頭,把自己埋進他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只有他的心跳能讓我安心,讓我知道,我還活著。
「你瘦了。」他仰起我的頭,看著我淡淡的說著。
「都是為了你。」只是一句話,卻包含了我所有的愛,李華成抱緊我,抿著嘴一言不語。
過了好久,他才嘆氣「你這樣跑出來,你爸媽會擔心的。」
「不會!他們根本不管我死活。」
「別任性,睡吧,明天我帶你回去。」說著他放下我,想替我蓋被子。
「不要!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我抓著他的衣服,大聲的喊著「我討厭他們,討厭死了!」
「傻瓜,你要是像我一樣沒了爸媽,就不會覺得他們討厭了。」我從來不知道他是孤兒。
「不管!他們不讓我見你,我討厭他們!」
黑暗中,我彷彿可以聽見他的嘆息聲,只見他喃喃的說著「他們是為你好,我不是好人,跟著我會受苦的。」
「在我心裡,你最好。」我抱住他,自己送上了雙唇,生澀的吻著他。
他雙手收緊,也低頭熱烈的回應著我,黑暗中,沒有半響聲息,就只能就我和他的心跳聲,喘息聲。
過了好久,他才勉強把我推開「睡吧。」說完,他起身離開了床畔。
「你為什麼不要我了?」我拉住他,開始無理取鬧的掉眼淚。
「不是不要,是不能。」他撇過頭,故意忽略掉我掛在臉上的淚珠,望著窗外無奈的說著,我抿著嘴,不發一言,他則是頭也不回的慢慢想走出房間。
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我不能讓他走,他是我的男人。
我的!我伸手把胸前的釦子一顆一顆解開,把整件上衣褪下,開口喊他「李華成,你轉頭!」
他停下步伐,一轉身,猛然倒抽一口氣,生硬的問「你幹嘛?」
我下了床,往他的方向走去,邊走邊拉下我內衣的肩帶「我幹麻,你很清楚。」
他居然往門邊退,一整臉死白,好像看到了怪物,指著我,結巴了起來「你…你的胸口…」
我的胸口,刺著一朵豔黃的菊花,那是我到刺青店一針一針讓刺青仔幫我刺上我的胸口,還記的邊刺他邊牢騷「成哥一定會砍死我。」
「我刺的,今天剛刺。」說完,我撲像他,把自己摔進了他的懷裡,
他顫抖的抱著我,「你這笨蛋,學人刺什麼青…」
「你背上也有,我聽歐景易說的,讓我看‥好不好?」
說完,我伸手粗魯的把他的上衣脫了下來,瞪著他的胸口看,一條一條的疤,像蜘蛛被打扁一樣的橫掛在他胸前。
那是被開山刀砍出來的。他推開我,喘氣的問「你知道到底你在幹嘛?去把衣服穿起來」
他邊說邊大口的喘氣,彷彿遭受倒什麼極刑一樣的痛苦。
我知道他為什麼喘氣,我是小雛菊,可是國中三年,男女之間的事,我不是全然不懂。
至少,我就看的出來他喘氣的原因。那是一種慾望,一種野性的慾望。
「我不要,我要你,你是我的男人,歐景易他們都那樣說,為什麼你不要我?」我再次撲上他,緊緊的抱住他,而他的手則是不停的抖。
「我一定會砍死他們。」他咬牙切齒的說著,看著我低吼了一聲,粗暴的吻住我。手則解開了我內衣的釦子。
他脫掉了我的牛仔褲,把我抱上床,吻著我的臉,由臉一路往下滑,像雨珠般滑過我全身,他憐惜的吻著我胸口的菊花「疼?」
我顫抖的回應著他,不讓自己呻吟出來的回答「不疼了。」
他覆上我,把我困在雙手之間,貼著我的臉粗聲的喘氣,在我耳邊說「小雛菊,你是我的,懂不懂?」
我懂,我真的懂了。我抱著他,指甲深深的抓住他的背,隨著他在我身上找到慰寂。
李華成,那一晚,深深的進入了我的生命。真正地成為我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



「你死到哪裡去了?」一回家,父親的狂嘯聲就在客廳響起。
我不發一言的走上樓,迅速的整理了我需要的東西,背著唯一的包包,走下樓。
「你‥你這不肖女,有種出去就不要回來!」他憤怒的抓起我,搖著我,彷彿要把我搖碎般。
「我是不會再回來。」我冷冷的看著他。
「你走,你有種走,我會去告那個男的誘拐未成年少女,我看你能走去哪。」
母親流著淚,把父親抓緊我肩頭的手掰開,父親則是像頭瘋了的野獸,想把我撕碎一樣。
「你去告,我保證,回來的不會是我,會是一具屍體。」
我推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往家門走去。再見了、家。我回頭,深深的像門一鞠躬。
告別了,十五年的家,我要出去追尋我的幸福、我所要的幸福。
我看著坐在機車上抽著煙的李華成,不禁嘴角上揚。看!我的幸福,就在那,就是他!



「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我以為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小雛菊哼著。
「聽過這首歌嗎?」小雛菊那樣問我。
「聽過啊,孫燕姿的天黑黑,很好聽呢!」我眨著眼睛笑著說。
「那一年,我就是那種心情、這樣離家出走…」小雛菊捻掉手上的煙,眼睛沒有焦距的往前看。
「後來呢?」我雙手打著鍵盤,問著。
「後來…」她恍惚的睜著眼睛,看不出一絲感情,思緒飄回了她十五歲那年…
她和李華成私奔的那年,她找尋幸福的那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