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誼完之後第二天,我剛進教室放好包包,班花小姐就冷不防的從後面冒出來:

「昨天你跟那個李少軒…沒怎樣吧?」
她今天還是穿得很辣,清涼的低胸緊身T恤,我覺得快流鼻血了~

「沒…怎樣呀…只是因為我們住得近,所以他才載我回家的。」

「什麼!!他載你回家!!」她一邊大吼,一邊把臉貼近我:
「你們…沒怎樣吧?」

「沒…沒有…」我嚇得拼命後退「真的只是順便…」

「哼!那就好,我想也是啦!」班花小姐撥撥頭髮,回復一貫的自信神情:
「我就說嘛,從小到大我看上的沒一個跑得掉~」

「妳…喜歡他呀?」我小心翼翼的問。
「是呀!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配得上我的,我可不會讓他跑了!」

說著,她甩甩頭走了,我總算鬆了口氣,沒想到她又一個箭步轉回來:
「說!你和他是什麼關係!」她的手指戳得我的額頭好痛!
「我…我和他念同一個國中!」我顫抖的說。

「還…有…呢?!!!」她加重手指的力量,臉又更貼近了一些。
「我…我國小時跟他打過一次架!就這樣了!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很好!打過架是嗎?」她露出得意的笑容,站起身來。
「看來我不必擔心你的問題了。」

「啊~什麼意思?」我揉著額頭不解的問。
「你想想嘛,哪個男生會喜歡會出手打人的女孩子呢?」

班花小姐優雅的走回她的位子,剩我自己在位置上發呆。
「你想想嘛,哪個男生會喜歡會出手打人的女孩子呢?」
整節課我都在想著這句話~唉!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呀!

邊發呆邊在校園晃盪,這時手機突然響了。
「喂?」我有氣無力的問。
「我是李少軒,記得嗎?昨天我們見過面的。」

我忍不住尖叫了一聲,是他!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尖叫?」他疑惑的問。
「沒有~電話雜訊啦!!政大這邊山多嘛,雜訊特別多…」

「有什麼事嗎?」我故做輕鬆的問。
「這星期六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們去貓空喝茶~」

去貓空喝茶?當然好啊~等一下,請『你們』?
「你說請『你們』是請誰啊?」
「喔,我忘了說,就是你們班那個林靈啦!」

我的手機差一點就掉到地上,林靈?他要約班花小姐?
「好了,那就星期六下午1:00政大校門口見!」
「我…我…」我慌張的說不出個不字,他就掛了電話。

唉!果然!班花吸引力,凡人無法擋!
集優雅集火辣於一身的班花小姐,這下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
那我去當什麼電燈泡呢~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好!我就成全你們!
我到宿舍去找班花小姐,告訴他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哇哈哈哈哈~」她發出一陣白鳥麗子式的笑聲。
「我就說嘛!明明被我迷得暈頭轉向還在那邊裝清高!」
「請你…請你好好對他…」我低著頭默默的想。

星期六,我賴在床上不肯起來。
「喂!快一點了!還不起來!」媽媽在廚房大叫。「要吃飯啦!」
「我不吃!讓我睡!」

就這樣一直睡,都不要醒最好,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夢。
從一開始就是夢,啊~我這麼多年來的暗戀,就在今天一切都要粉碎了!

以班花小姐那樣的條件,加上主動積極的密集攻勢,
加上貓空群山環繞,鳥語花香的環境,
兩個人就這樣越騎越遠,越騎越遠,騎到沒有人的地方不就#%*$???

「不行!!!!!」我嚇得一身冷汗!
他一定會有危險!我要去救他!

看看時間,已經1:30了。
完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飛奔到書桌前抓起手機「口畏!!!!!」
「你在哪裡?在家裡嗎?」是他!!
「你在哪裡??你還好吧??沒事吧!!」我緊張的問。

「我?我在你家樓下,我想說你可能睡過頭了,所以我就…」

在樓下?我馬上衝出房間,穿上拖鞋衝下樓,打開大門,他就在對面!
「妳..怎麼了?」
「你…你沒事…真是…真是太好了…」我邊喘著氣邊說。

「妳真的剛起床對吧?」他強忍住笑說。
我這才發現自己還穿著睡衣,褲管還一高一低,拖鞋也穿反了。
頭髮亂七八糟的不說,早上還沒刷牙~

「對不起!!」我趕緊衝回家去。
「我在樓下等妳!」他在我身後大叫。

我趕緊把自己弄回像個人樣下樓去,腦子這時才清醒過來。
「班花小姐呢?你沒帶她來?」
「帶她來幹嘛?她跟我室友先去貓空啦!」

「你室友?」
「聯誼那天同組的,對她一見鍾情,又要不到她的電話,只好拜託我~」

「原~來~」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是好險!
「可是,她怎麼會放你走?」我突然想到。

「說來奇怪,我們才剛到,安全帽都還沒拿下來,他就衝到我室友車上,
緊緊抱住他~我還被嚇到耶! 」
「怎麼可能??!!她是衝著你才去的耶!」
「也許是因為系服外套吧!他有穿,我沒穿,我又騎比較後面…」他想了想說。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裡?」
「去一個我們都很懷念的地方。」

不一會,他停下車,「到啦」!
這是我們的母校,敦化國小嘛!的確是充滿回憶的地方!

我們一起走向二年級教室,景色已經有些變了,但當時的走廊,教室都沒變。
今天放假,除了操場有小朋友之外,這裡只有我們兩個。

「記得嗎?我們就是在這裡認識的。」他說。
「嗯~不打不相識!」我笑著說。

「從國小二年級被你打敗那天開始,我就一直忘不了…」
忘不了我?
「這件事一直在我心裡~」
一直在你心裡?我高興得快飛上天了。

他轉過身,很認真的說:
「我知道,這很突然,畢竟對你來說,我們才認識沒多久,可是…可是對我來說,
已經等了十年了!我想請妳…請妳…」
「請我…~??」請你當我的女朋友!耶!想也知道!電視上都演過嘛!

「請你…請你和我打一架!」
「好啊!」等一下!我聽錯了嗎?他不可能問這句呀,我說錯了!!

「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會生氣!!」他興奮得臉微微泛紅。
「我等這一天等十年了!畢竟被女生打敗實在是很丟臉…」

等一下!他是來真的!他不會想在這四下無人的地方把我給…做掉吧?
以前兩個人體型差不多,才能打個平手;現在他180,我160,怎麼打啊?

「喂!這樣不公平啦!我們差那麼多!」
「沒關係!我想過了,我不用手跟你比,還給你武器,這樣就公平了!」

唉!他還想得真周到!我看這次我是躲不掉了~
「來,你的武器。」他遞了個袋子給我,裡面是~便當???
原來他還挺會記仇的~

「我想想還缺什麼…對了!安全帽給你戴著,才不會受傷!」
「你是怕把我打死是吧…」我的心又涼了半截。

「好了!開始!等一下!先說好,你一定要盡全力打!」
「是是是…」我不盡全力還有命嗎…

「好了!開始!」他大喊一聲,一個箭步衝過來,右腳一踢,踢中我的臉!
幸好我有戴安全帽,不然一定流血了!
好…你要我認真打是吧!休怪我無情!

我開始旋轉我的便當袋,他稍微退後了些,我左腳假裝要踢他,
趁他注意腳下的時候,狠狠的砸下去~
「你想想嘛,哪個男生會喜歡會出手打人的女孩子呢?」有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遲疑了一下,他馬上把我的手擋掉,又開始往後退。
「差點忘了,上次就是中了你這招!」

我不能贏,贏了的話,他大概又要再來個十年復仇計畫;
我不能投降,這樣他一定會一直記掛著這件事。
我輸的話,我又會被打得很慘…我只有最後一條路…裝輸!

我不停思考怎樣裝才像。

把手中的便當袋扔出去,假裝不小心掉了,讓他在我撿東西的時候攻擊我,然後馬上倒地裝死!

真是個好主意!

我馬上依計行事,先是丟出便當袋,他就會過來…等一下!他在看哪裡?
他正拿著顆球,準備丟給旁邊來撿球的小朋友…

「小心啊!!!!!!!!!」我大聲慘叫。
「口將!」便當袋不偏不倚的擊中他的頭,他馬上抱著頭蹲了下來。

完蛋了,出人命了!我嚇得哭了出來。
「你…你還好吧??」

他抬起頭來,滿臉笑容,「耶!這次我贏了!」
我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他揉揉頭站起身來,說:
「哭的人輸呀!當年是我哭,這次你哭了,你輸!」

「頭?不痛嗎?」
「我以前國中高中都是空手道社,我頭硬得很!」

「你是故意去練的吧~」我擦擦眼淚,生氣的說。
「當然呀!你這傢伙打架都耍小伎倆,我不提防一下怎麼行?!」

他伸出手來把我拉起來,說:
「現在我贏了,這證明…我可以保護妳了!」他緊張的看著我說。

我突如其然的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說:
「你呀!想贏我還早得很呢!」然後一溜煙跑了。

「別跑!!妳怎麼老是偷襲人啊!!站住!!」他在後面大叫。
哼!誰叫你騙我!就讓你慢慢「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