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開學的第一個禮拜,我每天在陽台上等待。

從早上5:30就起個大早,在陽台等他經過。

我知道,這條路是他到公車站的必經之路。

經過詳細的觀察記錄之後,終於推算出6:25這個結論。


每天的6:25是我一天中最高興的時刻。


如果起的早,我會先在陽台上看他經過後,再飛奔下樓,跟在他後面走到公車站。

如果起來晚了,像今天這樣,我就只好在陽台看他走過。

為了不讓媽媽懷疑,我用過許多不同的藉口,來解釋為什麼我老在陽台刷牙?


「…嗯…我在試看看今天天氣冷不冷….」

「…嗯…我在試看看今天天氣熱不熱….」

「…嗯…我在看今天有沒有下雨….」

「…嗯…我在看太陽出來了沒….」

「…嗯…我在看日出啦…..」

「…嗯…我在看對面那隻狗出來散步了沒….」

「…嗯…我在呼吸早上新鮮的空氣呀….」


這種伎倆也不知道是真的騙過老媽,還是她不拆穿我,總之,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

然後跟著,高二,高三過去了,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有點像苦守寒窯的王寶釧。

已經等了五年,喜歡他已經五年了,除了他的名字之外,什麼都不知道。


他是怎樣的人?是我想像中那麼好的人嗎?

有時候我覺得我喜歡的很盲目。

除了每天6:25分相會的1分鐘是有交集的,我們的生活圈子完全沒交集。


不過,喜歡他的感覺,卻一直沒有消失。

高三時,我更用功唸書了。

我想,以他那麼優秀的人,一定會上第一志願吧!

不是台大電機就是台大醫科再不就是台大法律。

如果我能和他同一學校,甚至同一系,那我也許就能真正的認識他,了解他了。


高三那一年,我是以他為目標在唸書的。

何況,在北一女,以歷屆升學率看來,全班一半會上台大,

親戚們也老說:「唉唷~北一女就一定會考上台大的啦!」

在所有人都認為北一女=台大的期望下,沒想到,聯考莫名其妙的失常,我考上了政大。


當我收到成績單那一剎那,我哭得泣不成聲。

所有親戚朋友不斷打電話來慰問,但是,他們不知道我真正難過的不是考壞了,

是沒和他考上同個學校。


我們失去所有的交集了。連一分鐘的交集都失去了。


---------------------------------------

懷著沮喪的心情,我查著榜單,想看看他考上哪裡。

台大都找完了,沒有他的名字。奇怪!!莫非他也失常了


接著找清大….有了!!啊?原子科學系??

難道…他對製作無敵鐵金剛那種東西有興趣?


他上了清大,就得搬到新竹去了。以後要見他,想必更難。


就這樣,我進了政大,他進了清大。我們各自開始我們的大學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