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第一天,那個女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叫顏妍。」她在黑板上寫下名字,很倨傲的樣子。

顏妍確實人如其名,她很美麗,五官再精緻不過,白皙柔軟的肌膚,纖細曼妙的身段。

只可惜她同樣也帶著濃濃的都市氣息,這是我曾經熟悉的。

一年前我還在台北市區感受這種都市的步調,後來就到高雄的這個鄉村地方就讀高中。

比起台北,我喜歡這個淳樸的地方喜歡的多,同學之間相處沒有心機,不計較成績,樂於互相幫助。

「顏同學,妳就坐在最後一排那個空位吧!」導師指定的位置,正好就在我旁邊。

她走了過來,臉上冷漠的神色一點不減,在坐下之前,甚至還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顏妍是從台北來的。」下了課,我被導師招喚過去。
「她阿姨很擔心她適應不良,所以我把她安排在你旁邊,希望你可以多多關心她。」

因為我也是從台北來的關係,導師認為我會比較了解她。

「我盡量。」但是沒把握她會領情。

「顏同鞋,偶是阿旺啦!這個燒餅油條請妳粗。」

「顏同鞋,今天放鞋要不要跟偶們去溪邊玩水啊?」

回到教室,就看到我旁邊那個位置,圍了一大圈人,而且清一色都是男生。

那些忠厚老實的男同學,一看到這麼美好的女生出現,全都飄飄欲仙了起來,爭著要認識她,約她出去玩。

如我所預料,顏妍再度施展她冰山美人的急凍功力。

「我想休息一下,你們可以離開嗎?」她緩緩掃視周圍的男同學,眼神中沒有溫度。

被她這麼一嚇,大家很害怕的四散開來,她的四周可以找到的生命體,只剩下我一個。

我坐在自己的桌子上看她,看見她靜靜的翻著桌上的筆記本,右手的筆轉了幾圈,又放回桌上。

「如果妳很無聊,幹嘛不找同學聊聊天。」我問。「大家都很想認識妳。」

「無、聊。」顏妍瞪了我一眼,口齒清晰的對著我說。

好,我無聊。

「既然妳都已經是這個班上的一份子了,早晚都要跟大家相處,何不表現的友善一點?」我再接再厲的說服著。

「你說完了沒?」她瞪著我,語氣雖然不強烈,但是那樣冷冽的溫度,卻讓人不敢再接話,免得找死。

可惜這只能嚇阻那些老實故意的同學,別忘了,我可是在台北待了十幾年,身經百戰。

「妳對我們學校還不熟吧?下節自習課,我剛好可以帶妳到校園逛逛,走吧!」我跳下來,站在她旁邊。

「你們這些南部人是不是都聽不懂國語啊?聽不懂我想休息一下是什麼意思嗎?」

看的出來,她現在很火大,僅有的一點點耐性早已被燃燒殆盡。

「那妳要不要到校門口那裡的榕樹那邊,在樹下有風吹很涼,也曬不到太陽,到那邊會比在教室舒服。」

不過我什麼沒有,就是耐心很足夠。

「你……」

「我叫夏宇禾,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你是紫薇的媽媽?」半晌,她僵硬的問。

「紫薇的媽媽?」什麼怪問題?

「瓊瑤寫的還珠格格裡,女主角紫薇的媽媽叫夏雨荷,雨天的雨,荷花的荷。」她難得多話的解釋。

這下換我無言了……。

「宇宙的宇,稻禾的禾,不過如果妳非要我是紫薇的媽媽才肯理我的話,我不介意讓妳想像成是那個什麼格格的夏雨荷。」我苦笑著解釋。

「你沒有台灣國語。」她瞇起眼睛看我。「為什麼?」

「妳喜歡台灣國語嗎?好,偶現在開屬都講台灣狗以,這樣煮尼有沒有高興一點?」我模仿著這一年以來,我聽到的腔調。

這個千金大小姐,不是普通的難伺候。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臉部的線條很僵硬,好像忍耐著什麼。「你的笑話有台北人的幽默,為什麼?」

「因為我曾經是台北人。」我嘆了口氣,沒想到自己身上,都市的氣息還是這麼明顯。

顏妍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和緩了下來。

「夏宇禾,你不是要帶我到處走走?」但是她的聲音,還是一樣冷漠。

顏妍踏著優雅的腳步走到教室外,那感覺很像不可一世的慈禧太后,而我偏偏就是跟在她身後的小李子。

「夏宇禾,快點啊!」她半轉過身,不耐的催促。

「喳……」我小聲的應和,滿肚子苦水。

更苦的是,我甚至不知道她那樣連名帶姓叫我的時候,心裡想的究竟是「夏宇禾」,還是「夏雨荷」。



顏妍的阿姨原來是隔壁雜貨店的林媽媽。

「林媽媽,我來買泡麵。」

我自己一個人在高雄讀書,家人都在台北,沒有人照料,我也常常懶得料理晚餐,通常都是一碗泡麵就解決了。

「林媽媽?」店裡空無一人。

奇怪了,林媽媽一向是店開人在,從來沒有像現在唱空城計過。

「啊……小禾,你來的正好。」林媽媽喘著氣跑了回來。「我外甥女不見了,你幫忙我到處找找,我剛才繞了一圈都找不到。」

「外甥女?」林媽媽什麼時候有外甥女?

「唉,她昨天才從台北來的,今天轉去你們學校唸書啊!誰知道我剛才煮晚飯的時候,她就一個人跑出去了……」

「顏妍?」

「對對,我外甥女就叫顏妍,你認識她?」

「她是我們班的轉學生。」我往外面跑。「林媽媽,我去幫妳找顏妍,如果她回來了,打通電話給我。」

我先衝回家去拿了手機和機車鑰匙,才騎上機車,到附近去找顏妍的行蹤。

我不知道顏妍在想什麼。

這裡的人都很單純,到了晚上頂多就是在門口喝茶聊天,沒有什麼娛樂休閒,連什麼7-11那種二十四小時便利商店都沒有。

這附近真的很偏僻,住家都集中在一起,過了這個區域,馬路上連路燈都很少,何況是人煙。

所以顏妍這樣莫名其妙的出走,讓我很擔心。

我騎車在附近轉了兩圈,沿路上半個人也沒有,林媽媽說,顏妍已經出去超過半個小時了,所以我又更往外找了一點。騎到一家小吃店外面,我跑進去問正在切小菜的老闆。

「有啊!那個妹仔就水吶!」老闆眼睛發亮,比手畫腳,手裡的菜刀在我面前晃的我發毛。
不知道老闆有沒有看到她往哪裡去。

「伊往正邊行去啦!伊有問我火車站在叨位。」

火車站?

我向老闆道了謝,往火車站方向騎去。

顏妍真是異想天開,從這裡到火車站,騎車都要半個小時以上才到的了,她憑著雙腳走,還沒走到腳大概先斷了。

在那個昏黃的路燈下,顏妍穿著秀氣的洋裝,獨自一個人站著。

像個落難的公主。

我把車停在旁邊,什麼也沒說。

「這個地方好討厭,為什麼連計程車都招不到……」她低著頭,聲音顫抖。

「有什麼急事非要趕到火車站,可以叫妳阿姨載妳去,她很擔心妳。」

「我想要回台北。」她訥訥的說,眼淚掉了下來。「我想要回台北……」

唉,這個慈禧太后,怎麼也有這樣軟弱的一面?

「那……我載妳去搭車?」女生哭,我只有順從的命,一點辦法也沒有。

「可是我不能回台北……」她還是哭。「我好想回台北,我討厭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最終顏妍還是坐上我的車,答應讓我載她回林媽媽家。

她的臉靠在我背上,眼淚染的我的T恤濕了一片。

她說,她家很有錢,爸爸事業做的很大,從小她要什麼有什麼,上下課有司機接送,吃飯有法國廚師伺候。

但是最近的經濟不景氣,也連累了她家的龐大企業,一些難以應付的經濟危機、商業糾紛陸續找上門。

她媽媽為了她的安全,也為了能專心應付那些煩不勝煩的事情,連夜把她送到高雄的阿姨家,暫時避避風頭。
可是她根本適應不了這裡的環境、這裡的枯燥乏味,這裡不僅沒有名牌服飾可以逛,連吃飯都是令她厭惡的傳統家常菜。

「為什麼你受得了這個無聊到極點的地方?為什麼你不會想要回台北?」顏妍在我後面悶悶的問,我只覺得背後潮濕的面積不斷增加。

我沒有回答她,現在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

要到雜貨店之前,她要求我停車,她從斜背的小包包裡拿出面紙,把自己的眼淚擦乾,還拿了鏡子確定眼眶不紅了才再度上車。

「自己愛哭還怕被看出來?」我輕鬆的開著玩笑,自從昨天她知道我也是台北人之後,對我的防備有漸漸鬆懈的趨勢。

「你煩不煩?」

誰知道她繃著一張臉,那副慈禧太后的架子又端了出來。「我累了,快點載我回去。」

「喳……」這女人,果然有台北人的勢利眼,利用完我就翻臉不認人。

「夏宇禾,你說什麼?」

「我說好,馬上載妳回去。」

好男不跟女鬥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