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喵有話大聲說
說起我這個人,那真的只有一句話,沒什麼好提的。

他們男生有一句話:沒有美麗也要有可愛,沒有可愛也要有身材,沒有身材也要有內涵,沒有內涵的,只有一句話,早點投胎重新做人吧。

當然這是句完笑話,每一個男人都不會承認自己是個重外表的人,就如同問起同性戀的存在地位,沒有一個人會反對,但那個同性戀如果愛上自己,大多數的人都會露出嫌惡的表情,這就是現實。

而現實生活裡,更本不會有一個男人會捨美女去愛個又胖又醜但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別急著否認,你只要告訴我,那麼playboy裡面那些身材辣的要命的封面女郎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還不就是為了取悅這些男人,要不是男人愛看胸部大長得正的女生,這些雜誌早就倒了,反之,這些成人雜誌近年來如雨後春筍般一個個冒出來,又是為了什麼?

你說我有點憤世嫉俗,對,我承認,我就是憤世嫉俗,我恨世界上這些沒良心的男人,因為我就是那種該趕去投胎的豬小妹。

身高一百六十公分,體重卻有八十七公斤,這樣的女孩就算有多美的容貌也也不會被人多看一眼了,何況我的眼睛被肥肉擠得只剩下一條線,鼻樑像沒骨頭的泥鰍趴在大餅臉上,嘴巴有些暴牙,更糟的是,那些噁心的青春痘遍佈在我臉上的每一寸細胞,唯一讓人稍微安慰得是,我的皮膚白得像雪,不過,也因為如此,他們給我取了個綽號。

豬小妹。

「豬小妹,豬小妹,幫我買罐飲料。」

「豬小妹,這張桌子好重喔,妳搬比較適合吧。」

我不懂為什麼體重比一般女生多了一倍,就失去了做個女生的資格,系上不管是學長學弟,沒有一個人把我看做女生,相反的,所有粗重的、跑腿的工作全都落在我身上,當漂亮的女生坐在蒼蠅堆中打轉的時候,我只能默默的在大陽下搬著這些該死的課桌椅給她們坐。

「豬小妹,這兩張椅子給你搬。」

「是巧眉,我叫朱巧眉啦。」

「朱巧眉、豬小妹,還不都一樣。」

「不一樣啦。」

「反正都是豬。」男孩們哄堂大笑。

我想,我可以開始考慮投胎的事了。



從我開始有記憶以來,我就一直是個擁有著兩個粗壯的膀臂,一雙厚重的小腿的,胖子,家裡面每一個人都胖,哥哥和爸爸都曾胖到不用當兵,聽說媽以前不胖,是中年危機後才開始有發福的趨向,所以從小,我就祈禱自己將來長大了像媽。

但老天卻沒有眷顧我,我不但不像媽,更遺傳了爸的每一個細胞。

直到今年已經二十二歲了,大學都要唸完了,體重還是沒有一點要降下來的趨勢,我想我的上輩子一定是個壞事做盡的搶匪,不然今生怎麼那麼淒慘?

一個胖男人還可以憑著錢財和地位娶到嬌妻,那一個胖女人呢?

我沒有什麼錢,家教的學生上個月甄試上建中了,現在連三餐溫飽都有問題了,哪裡還有那些閒錢去養一個男人?

不是沒想過要減肥,只是能做的我都做了,喝減肥茶、跳有養舞蹈、斷食、拼命的運動,甚至最近流行的燃脂蔬菜湯我都做了一大鍋當三餐喝,還是沒有用,體重仍然維持在八十七,害我七上八下的。

看著電視上跟我體型相當的小象隊都減了兩個了,為什麼我就是不行?就連『最佳女主角』的小姐也對我說了:「妳的肌肉很結實,很難瘦喔。」

於是,我只能繼續忍受男生們的嘲笑,在他們眼裡,我早是個沒有性別的人了,沒有性別的胖子,沒有人會喜歡她,她也不可能去喜歡上任何人。

「為什麼不能喜歡別人?」我也有喜歡人的權利吧!就算你們不把我當『女人』,我也算是個『人』吧。

「得了吧,就算有喜歡的人也沒用!妳以為人家會喜歡妳嗎?搞不好還成為別人的困擾勒。」小王不留情的跟我說。

我紅著臉,像被說中了要害一樣,沒有答腔。

「不會吧。」小王看著我:「難不成妳也有喜歡的人?」

臉更紅了,不知所措的低下頭。



其實我注意江子揚很久了,他構不上女人心中標準的『帥氣』,但是皮膚黑黑高高的,看起來很穩重的樣子,人很幽默,在班上是風雲人物。

會喜歡上他是因為他和其他的男生都不同,他從沒嘲笑過我的胖,就連『豬小妹』這雅號也沒喊過,不過這也是因為開學至今我們之間講過的話少得可憐,他有他的朋友,我有我的朋友,彼此沒什麼交集。

我就是這樣欣賞他的靦腆有禮,就是這樣足足暗戀了他四年。

「真的嗎?妳不要騙我。」小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看著我。

「嗯,」害羞的低下頭:「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喔。」

「我絕對不會說的,妳放心好了。」

當然,就如同你所想的,我實在不該相信小王看來誠懇的笑容的,他實在不是個守得住秘密的人,就這樣,小王告訴阿峰,阿峰告訴小綠,小綠告訴小黃,小黃告訴美珠,美珠告訴…。

很快的,系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包括了江子揚。

我羞的想找個地洞躦下去,實在太丟臉了,當然我沒忘了找小王算賬。

當我抓著他的衣領,欲盤問得時候,江子揚出現了。

「啊,子揚,不,江同學。」我慌張的放開小王。

「謠言是妳傳的?」我感到他的眼睛在冒火。

「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造成你的困擾的。」我慌了手腳,只是不停的道歉。

「妳…。」

「對不起,真的…。」真的,我只能道歉,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不敢猜想他會有一點點的喜歡我。

「哼,妳不要以為我沒罵過妳就是喜歡妳,告訴妳,」他的聲音判了我最後的死刑:「我沒罵妳是我根本懶得跟妳講話,一隻母豬也妄想喜歡人類,妳等下輩子吧。」

像被抽離了神經,我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我想,我真的該去死了。



我從來不知道,流血原來可以這樣快樂。

當刀片劃下的第一刀,火紅的鮮血流在白析的手臂上時,我第一個感覺便是如此。

活著,竟比死還難過,這樣被人嘲笑的人生,這樣肥胖的身體,這樣被喜歡的人辱罵,這樣的身體倒底還有什麼好眷戀的呢?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鮮血流得很快,很快得爬滿我的手臂,一滴一滴的落在新買的米白色地毯上。

該死!

我突然驚醒過來,糟了,這可是房東昨天才鋪上的新地毯,不能弄髒啊!

我竟忘了自己前一分鐘還是個嚷著人生沒意義的人,順手抽了兩張衛生紙,一股腦的就是想把地毯擦乾淨,一個沒注意,源源不絕的鮮血又滴在地毯旁的報紙上。

「唉唷,什麼不滴,偏要滴今天的報紙,我還沒看過耶。」此時的我已經完全忘記要自殺的事,將廣告板抽出來,鋪在地上,要滴就滴這個,反正我是不看廣告版的。

一滴鮮血滴答的打下來,染紅了『吉屋出租』的一則廣告,瞄了一眼,居然發現鮮血的印子旁有則引人注意的廣告:


『 後天美女製造機

詳情請電:(02)2272-1422 』


如此而以,沒有其它的解說,沒有地址,有的是和別得廣告一樣,不到兩平方 公分的規格,就這樣而以。

「後天美女製造機?」默念了一遍,我不懂。

那排電話號碼不斷的誘惑我,該打嗎?或許這又是個騙人的勾當,像其它廣告一樣,只是一則騙著年輕女孩花錢上當的地方啊?

但是,只是打個電話啊,我可以只是問問,不一定真要過去看看啊。

鮮血又是滴答一聲的打在報紙上,我感到一陣頭暈,這才發現手臂痛得不得了,看著直冒得鮮血,我嚇得趕緊把所有的繃帶OK棒全部拿出來。

「喂?」接電話的是個年輕的男子,我懷疑賣這種機器的怎麼會是個男人呢?

「喂,我是想請問一下有關那個後天美女..」

話還沒講完,他便公式化的插了進來:「叫什麼名字?」

「啊?我嗎?」

「不是妳還有誰。」

「我叫朱巧眉。」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脫口而出自己的名字。

「我們等妳很久了,妳現在快過來吧…地址是…」

啊?等我很久?什麼意思啊?

就這樣我抱著疑惑的心情,抄下了地址。



原本想就這樣算了,畢竟我已經受夠太多的欺騙了,或許,這又是一次的欺騙,國中的時候也曾有男生寫情書捉弄我,我不想再受這樣的打擊了。

可是我卻忘不了這通電話,每天晚上都要壓抑著自己想跑去這個神秘地方的衝動,我是真的想知道,不管是不是再一次的騙局。

於是那一天的天氣很好,我終於忍不住了,實在按耐不住了,我決定開始展開行動,準備好背包、整裡好衣服,就這麼出發了。

那一天,距離打那通電話的日子,剛好一個禮拜。

另一件令我訝異的事,這個叫做「後天美女製造機」的店面居然奇蹟似的離我 住的地方出奇的近,甚至不用騎車,只要隔兩條巷子,十五分鐘的步程到了。

那是一幢乳白色的大樓,雖然只有七層樓,但一層樓的面積卻大約有一百坪,座落在綠色的青草地上,旁邊是正在施工的工地。

每天在這條街走來走去的,從沒發現這塊空地已經建了新的建築,而這個地方,便是我要來的地方。

走近的時候自動門自動的打開了,涼爽的空調直往我臉上撲,我看到一塊大紅地毯,自我腳底下延伸至遠處,遠處有多遠呢?我不知道,只覺得好像沒有盡頭似的,於是我踏上了那塊紅地毯,走向盡頭。

一路上,身旁充滿了閃亮高貴的水晶燈飾和雕刻精緻的擺飾品,但是,一個人也沒有,只有不停重復出現的水晶燈和雕刻品。

不知道走了多久,遠處一個白光出現在眼前,模糊地閃個不停,再走近,發現那並不是「一個」白光,而是兩個,兩個光點靠得非常近,若非是我越走越靠近,更本不知道那是兩個。

那是什麼?外星人嗎?聯邦調查局?

走到紅毯的盡頭時,我非常失望,因為我發現那兩個被視為白光的,不過是兩個人,都穿著醫師袍,都戴著白色的口罩,髮型都是旁分,不同的是,他們的身高是天壤之別,老的那個非常高,大概有200公分吧,矮的那個卻只有武大郎的身高,140左右,兩個人站立在一座朱紅色的電梯前,動也不動。

「妳是誰?」老得那個不帶表情的問。

「我…我是朱巧眉…記得嗎?我曾打過電話來的。」我急得直冒汗。

矮的那個拿出一本資料夾,微笑得點點頭:「哥,她真的是朱巧眉,不過巧眉啊,幫妳預約時間後妳怎麼晚了一個禮拜才來呢?」

原來他們是一對兄弟,不過個性卻大相徑庭,弟弟看起來可愛多了。

「我最近很忙…」隨口胡謅了一個謊。

「算了,我們言歸正傳吧,」高的哥哥說:「妳該知道今天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裡吧?」

「我?我不知道。」

「巧眉啊,妳不要怕,我們是來幫妳的,不是來害妳的。」矮的弟弟說。

這是怎麼回事啊?看著『哥哥』嚴肅的表情,和『弟弟』和藹的關心,我開始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也許真的不該來的。



「你們…你們要我為你們做什麼嗎?」半晌才吐出這一句。

「非也非也,」和靄的弟弟說:「不是妳幫我們,是我們幫妳。」

「啊?幫我做什麼?」

嚴肅的哥哥插了一句:「妳不是討厭自己的身體嗎?不是想自殺嗎?」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事情像『楚門的世界』一樣,他們兩兄弟居

然什麼都知道?他們倒底是什麼人啊?

「你…你怎麼知道?」

「唉呀,妳就別管我們怎麼知道的,反正我們是來幫妳的,妳想變得瘦一點、漂亮一點不是?」矮弟弟摸摸我的頭,很是慈詳。

想到過往的生活,不盡觸景傷情起來:「嗯,我當然想哪,只是,我知道不可能的。」

所有減肥的方法能試的我都試了,連打工的錢都砸在瘦身中心上面,還是沒有效,我看恐怕上帝都拿我沒辦法了。

「妳只需要對自己有信心就行了,其它的交給我們吧。」高哥哥對我說,口氣緩合不少。

我看了看矮弟弟,他給了我一個鼓勵的微笑。

我該怎麼做?我該再試一次看看嗎?即使是失敗了,頂多是保持現在的樣子,但如果成功了呢?

我想著自己瘦下來的樣子,但怎樣也沒辦法想得確切。

給自己一個機會吧。

「OK,我答應。」

「太好了。」

「那麼,歡迎妳開始使用我們的『後天美女製造機』。」

高哥哥的話一說完,他們背後的朱紅色電梯的門突然轟一聲的打開了。

「進來吧。」我們三個人走進了電梯。

他們要帶我去哪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手心的汗已經濕了一張衛生紙了,我的心情則是亂的不知所措,像國中時代等待發考卷的前夕,緊張而不安…。

「叮!」

電梯轟的一聲打開,二樓。

「我們到了。」



一進入二樓,我就被一片銀色系的裝潢給駭住了。

就像夢裡想像著到外星人的飛碟裡的模樣,這裡高科技化的令人覺得不可思議,更本不像現在世界裡會擁有的器材,全出現在這裡。

我想發問,矮弟弟卻阻止了我:「什麼都別問了,好嗎?」

我沒辦法只好點點頭,把所有的疑問都吞了回去。

我們的所在位置,是二樓的正中央,那裡放著一把躺椅,不用說一定是銀色的,看起來有點像小時後看牙醫的椅子,不同的是上面的器材似乎比牙醫所使用的枕療椅多了好幾倍,我本能性的畏懼,倒退了幾步。

不會吧?這個架著十幾個怪手的機器不會就是他們兄弟所說的『後天美女製造機』吧?雖然是現在年輕人最流行的銀色,但我一點也沒辦法喜歡它。

「難道這就是『後天美女製造機』?」

「不完全是。」高哥哥說。

矮弟弟補充道:「才沒那麼小勒,真正的『後天美女製造機』是很大的。」

「有多大?」我好奇的問。

「跟這棟房子一樣大,妳說大不大?」

這棟房子?不會吧,原來這棟房子就是一台機器,專門出產美女的機器。

「呵,巧眉,我們才到二樓而以,其它更驚人的妳還沒看到呢。」矮弟弟笑著說,很是驕傲。

不會吧,才到二樓,還有五層樓,都是這樣可怕的機器嗎?

「坐上去。」高哥哥命令我。

我不敢違抗,只有乖乖的坐上去。

「巧眉啊,別怕,一下就過了。」矮弟弟又是一笑:「我們先走了。」

「不,別走啊。」我嚇得大叫。

「巧眉,一下下就過了。」

高哥哥打斷了我們:「別跟她囉嗦了,現在幾點?」

「下午三點十四分。」矮弟弟答腔。

「好吧,朱巧眉,八個小時候再見了。」

什麼?八個小時?我要坐在這張可怕的椅子上八個小時?我可不幹,我要走了。

想舉起手的時候,椅子裡突然伸出四隻怪手抓住了我的手腳,椅子突然往後倒,成了一張床。

「救命啊。」來不及求救,頭上兩隻巴掌大的怪手便朝我撲來,一左一右的擠壓著我的臉頰,我感到一陣痛處,好像整個骨頭都要被壓碎似的,此時不知從哪又冒出兩隻怪手,抓著我的腳踝,用力的在小腿上搓揉著,那頻率之快,恐怕只有電腦可以做出來吧,先是摩擦到小腿紅腫,像貼了辣椒膏一樣又熱又辣,我正大喊吃不消時,另一場災難又朝我襲來。

因為躺著,我看不到那是什麼,只覺得有像刀一樣利的工具正在我突起的腹部來回切割,像要消掉我身體上的每一塊多餘的贅肉一樣,疼痛不已,我忍不住大叫。

兩隻小型的怪手將我瞇成一條線的眼睛狠狠撐開,天上掉落一枝夾子正夾在我的鼻樑上,手臂的肉正像在不停的被切割分化..。

不知道為什麼,在約莫一個小時之後,我突然不再覺的有任何疼痛,不管是切割著手臂還是壓碎臉頰的骨頭,我開始一點感覺也沒有了,好像有人在替我按摩一樣舒服又自在,令我不知不覺得陷入夢中。

再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黑了,我不自覺的喊了一句:「幾點了?」

「已經是零晨十二點了。」

突然有個聲音搭了我的腔,我嚇的坐挺,那對兄弟已經站在我的面前了,兩人仍戴著口罩,穿著醫生袍。

腦裡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糟了,居然睡著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連忙向他們兩位道歉。

突然咚的一聲,某個東西從我身上滑落至地上,我感到一陣涼意..。

居然是我的牛仔褲!

「啊!」慌忙的拉起我的牛仔褲,才發現原本每天見面的肚子已經不見了,低下頭,第一次看到我的腳趾頭。

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巧眉,妳不用擔心,我們什麼也沒看到。」矮弟弟笑得闔不攏嘴。

高哥哥即是將磅秤搬到我面前:「試試看吧。」

不會吧!我才睡了一覺的時間呢,難道…真的這樣瘦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一隻腳懸空在磅秤上,準備踏下時矮弟弟攔住了我。

「巧眉,妳本來有多重?」

「八…八十七公斤。」

「那妳希望能瘦多少?」

我想了想:「我希望能瘦到六十五公斤,會不會太貪心了…」

「好了,妳可以站上去了。」

「嗯。」閉著眼睛雙腳一跳,踩了上去。

體重計開始發表結果:

「一百六十公分,四十五公斤。」



「四十五公斤!我的天啊!」兩隻手抱著臉頰,這才發現原本圓嘟嘟的臉頰全都凹下去了,就算是瘦身中心也不可能這樣啊?我看過那些小象隊,瘦是瘦下來了,可是大餅臉還是在啊。

我開始佩服這個機器了。

「巧眉,喜歡嗎?」矮弟弟打斷了我的思緒。

「啊,我我…」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狂喜已經覆蓋所有的思緒了。

「走吧,別囉嗦了。」高哥哥催促著。

「啊?還要去哪裡?不是都瘦到四十五公斤了?」

「妳以為這樣就夠啦?我們可不是那些三流的瘦身中心。」高哥哥悶哼著。

「咦?」

「巧眉啊,身為一個真正的後天美女,可不只這樣喔,」矮弟弟笑著說:「就算是瘦下來了,也不一定是美女啊,不然滿街都是美女了,對不對?」

我沒辦法只有不停的點頭。

「所以,我們給妳的是最專業的美女課程,妳不是生下來就漂亮的天生美女,沒有關係,我們會讓妳成為比先天美女還棒的後天美女。」

「這…真的嗎?」

高哥哥已經走了,矮弟弟給我一個微笑,我便隨著他們,又走到了那個朱紅色的電梯。

這次是三樓。

如果那個令我做惡夢的二樓是銀色的,那三樓便是粉紅色的。

粉紅色的窗簾,粉紅色的燈光,兩個穿著粉紅色套裝的小姐站在眼前。

「歡迎光臨三樓。」她們像日本人一樣畢躬畢敬的彎下腰。

「巧眉,過去吧,我們先走了。」矮弟弟向我揮揮手,我發現前方有張粉紅色的單人床,看起來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不會吧?這該不會又是台可怕的機器,我摸著已經枯乾的手臂,想起八個小時前的惡夢。

還要再一次嗎?我已經瘦到四十五了耶!難道要我瘦到皮包骨?

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時,我發現自己的衣服正在滑落,原來是這兩個粉紅色小姐正在脫去我身上的衣物。

「唉呀,妳們在幹麻?」我搶過自己的衣服。

「朱小姐,不脫掉我們沒辦法工作啊。」高的粉紅小姐說。

「就是啊,而且這些衣服對妳來說太不合身了啊。」矮的粉紅小姐說。

不合身?

看著自己必需用手提住的牛仔褲,和掛蚊帳似的上衣,我點點頭:「嗯,可是,妳們要幹什麼?」

「我們要讓妳的皮膚更好啊!」大粉紅脫下我的上衣。

「咦?還不夠嗎?」我摸摸消瘦的臉龐,果然有幾顆青春痘。

「當然不夠啦,要做就要做完整一點啊,妳的皮膚要做到至少『吹彈可破,白析光滑』的地步啦。」小粉紅補充道。

這麼嚴喔?難道這些人都是處女座的喔。

「朱小姐,妳要相信專業啦。」大小粉紅異口同聲的說。

「好吧好吧。」我沒辦法,順從的趴在床上。

她們戴上口罩(還真處女座。),拿著一瓶金黃色的乳液,把我全身上下看得到的地方都抹了一遍,因為是赤裸著身體,所以有點害羞,但她們卻像見多了的樣子,我猜她們大概是美容小姐。

「好啦,要開始囉。」她們抹完油之後小粉紅說。」

「嗯,」我不放心的忍不住問:「對了,痛不痛啊?」

她們兩面面相覷了一眼,大粉紅整個臉都笑開了:「不會痛啦,真的不會啦,如果會,只有一點點,一點點痛而以啦。」

我有個不好的預感,在心中曼延..。

「呶,」小粉紅遞給我一條粉紅色的毛巾:「如果真的痛,含著這個罷。」



「媽啊。」

當大粉紅手中的不知名尖銳機器接觸我臉頰的那剎那,我簡直我無可忍受的大叫起來,嘴裡的毛巾咚一聲的掉地上。

「天啊,住手,快住手啊。」我快痛死啦,想拼命揮手的時候,卻又被該死的怪手抓住了手腳,只不過這次是粉紅色的怪手。

騙局,這一定都是騙局啊。

小粉紅在一旁也沒閒著,她抬來一台粉紅色的機器,有她半個人那樣高,按下了開關,我發現是一台蒸氣機,因為沒多久我就開始汗流挾背。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蒸氣機,因為我的臉已經快麻斃了,大粉紅手裡的機器不停的往我臉上戳。

他媽的,讓我死了吧。

小粉紅一雙腿跨坐在我的腰上,開始用手拼命地搓揉我的背,當她手觸及我背部的那剎那,突然我感到一股灼熱,好像快被燒死了的感覺。

蒸氣機的味道,背部的溫度,臉上的痛處,大小粉紅的臉龐,居然越來越模糊,再也看不到…。

最後的記憶是大粉紅慌張的聲音:「怎麼辦?她好像昏倒了。」

「這樣也好,至少她不會知道接下來有多痛。」小粉紅說。

我是被柔軟的羽毛給搔醒的,我發現大小粉紅正拿著一支粉紅色的雞毛撢子在我身上拍打。

「這…這是做什麼?」我爬起身來,坐在那張粉紅色的床上。

「幫妳把身上的屑屑拍下來啊。」

「屑屑?」我拾起身上一塊褐色的顆粒:「這是什麼?」

「妳的青春痘啊。」小粉紅說。

「青春痘?青春痘不是在臉上嗎?」我往臉上一摸,所有的痘子居然都消失了

,換來的是再光滑不過的皮膚了,不只是臉,全身都是這樣,又滑又嫩,好像初生的小嬰兒似的。

沉淨在訝異的思緒時,大粉紅不知道從哪搬來一個巨大的連身鏡,將它立在我面前。

「怎樣?看看妳滿不滿意?不行的話再替妳修修。」

鏡子裡居然坐著一個赤裸著身體的陌生女人,她的眼睛又大又圓,鼻樑又高又挺,嘴唇像櫻桃一樣紅,乳房又大又漂亮,平坦的小腹,修長的雙腿和手臂。

美女,老實說,我看到一個美女。

此刻用美麗漂亮都已經不足以形容她了,但我沒有學過太多的文學修辭,我只能說,如果美麗可以分等級,A級是極品的話,我必需給這個女人A++,她真是我二十二年來看過最漂亮最美麗的女子,這真是令我吃驚了,就像在看明星雜誌一樣。

更可怕的是,這個女人居然是我。

她們幫我圍了一條粉紅色的圍巾,我只是目不轉睛的直盯著鏡子,直到高矮兄弟走了進來。

「巧眉,看來妳幾乎已經是個美女了嘛。」矮弟弟稱讚著。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真是太神奇了。」我真的只能用第四台的電視購物裡的台詞來形容現在我心中的感受。

「嗯,還不錯啦,」連不愛說話的高哥哥都插了一句:「不過,還不夠好,總之…到下一層樓再說吧。」

「嗯。」我點點頭,開始祈禱四樓沒有任何機器和椅子床鋪有關的東西。



電梯打開的時候,我看到滿坑滿谷各式各樣的衣服,這就是四樓。

正確得說,除了衣服,還有褲子、裙子、鞋子和各種配件。

我想這裡是個好地方,因為我還沒看到任何像怪手的機器。

「巧眉,看到這些衣服沒?」矮弟弟指著這些衣服。

「嗯,這樣是怎樣?」

「這些都是妳的。」高哥哥說。

我的?是指眼前這些幾萬件衣服是我的嗎?

背後走出兩個打扮時髦的小姐,踩著高跟鞋,喀啦喀啦的走了過來。

「朱小姐,妳好。」

「好,好。」怎麼又是兩個?這裡的人偏愛對稱嗎?這會兒又要幹麻?又要把我五花大綁送到斷頭台去嗎?

「讓我們來為妳試穿妳的衣服?」一個小姐說。

我看著矮弟弟,他對我笑了笑:「放心,我只是要她們培養妳怎樣搭衣服會好看,會穿得有品味,這些衣服等下都是要給妳帶回家的。」

我點點頭,跟著兩個辣妹走進更衣室。

「這件怎麼樣?」一個拿起一件粉紅色亮片無袖,背後全露出來了:「粉紅色是今年最流行的呢。」

「不要不要,」我搖搖頭:「太露了啦。」

「不然這件怎麼樣?」又是令一件布料少的要命的熱褲:「穿起來很健康有活力的。」

「不要啦,我穿這件就好了。」我拿起一件白色麻製連身長裙,辣妹們搖搖頭,很是無力的樣子。

「朱小姐,妳這樣吸引不到年輕小伙子啦。」

「對嘛,只會讓老阿公流口水。」另一個說。

「相信我們吧。」

「對嘛,妳只要把身體借給我們就行了。」

看著她們的誠懇,我沉痛的點點頭:「好吧。」

在更衣室裡面遮疼了好久,才被兩個辣妹拉拉扯扯的推了出來。

「巧眉,真是太漂亮了。」矮弟弟傻了眼。

「嗯,蠻不錯的。」高哥哥也轉過頭來。

漂亮?我嗎?我真的很漂亮嗎?

粉紅色的亮片背心,白紗澎澎裙,粉紅色的Baby-G綁在纖細的左手手臂上,白色的泡泡襪搭在小腿上,最後是一雙紅色的娃娃鞋。

「真可愛,朱小姐。」兩個辣妹告訴我。

「真的嗎?我已經二十二歲了耶,還穿這樣會不會太孩子氣了?」

「放心啦,我們幫你把其它的衣服都配好了,現在已經送到妳住的地方,到時候回去就可以看到囉。」

「真的嗎?」

看著鏡中的自己,好幾次都在問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這一切實在太不真實,太虛幻了,我必需快點回到人間才行。


「OK,我們走吧。」

「這次去哪?」

「五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nion1996071
  • 您的文章蠻有創意的^^


    新年快樂呀

    您的文章蠻有創意的^^

    也幫我灌灌水吧


    ....▍▍....█▍ ☆ ★∵ ..../
    ◥█▅▅██▅▅██▅▅▅▅▅███◤
    .◥███████████████◤
    ~~◥█████████████◤~~
    This is called Friend Ship
    這條船裝滿著我對你的祝褔 和關懷
    把這message送給你關心的人~~
    當然也可以送回來喔 ~"^.^"
    send all the best friends

    seo 網站排名



  • sefe1254
  • 寫得還不錯

    來灌水的啦

    有空來看看

    我還有放一些很有趣小遊戲喔

    跟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