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般的雨滴,飄零…菊花的花辨兒…
隨風,我靜靜得站著。讓雨,碎花,淋濕了我全身。
一件大衣蓋上我,我抬起捶下的眼睫毛,空洞的看著身邊的人。
「小雛菊,雨越來越大了,走吧。」歐景易撐著傘,替我擋掉雨,憐惜的說著。
「我想…再陪他會…」我看著墓碑,眼淚早已哭乾,早已落盡。
「小雛菊,你這樣,大哥會不安心的。」歐景易突然抱住我,我沒有反應的讓他擁入懷‥
「在大哥面前,我問心無愧…小雛菊,大哥已經走了…你為將來的日子好好打算。」
我抬頭,看見歐景易的眼裡有著一絲溫柔,煞那間,我恍惚的以為,那是李華成的雙眼‥
「小雛菊,跟我吧…我替大哥照顧你。」
他把我抱的緊緊的,堅決的說著「你知道,為什麼我從不叫你嫂子?因為…我一直很喜歡你,一直很喜歡…我不想承認你就是我大嫂…」
我推開他,搖了搖頭「謝謝你,我不能。」
「可是…你有身孕,一個人怎麼去照顧小孩?」他不再抱我,只是更靠近我,讓傘能擋掉雨滴。
「歐景易…你知道為什麼我踏進這混水?」
我摸了摸小腹,淡淡的說「因為李華成…因為他,我才逃家、休學,讓自己墮落‥現在,他人走了…我…對這一切,也沒什麼好留戀了…」
我吸了一口氣「六年了,我真的累了。景易…我想回家了…」
「回去?可是…你…」
「景易,認識你很好,不管任何一個人,我不後悔認識你們。只是現在,我真的想回家了,真的很想回去了‥」累了,真的…好累了…
「以後,就不要再見面了吧‥如果你把我當朋友,就答應我好嗎?孩子,我會自己照顧的…」
歐景易眼中閃過痛苦的眼神,他抓起我的手
「我不去找你,其他人呢?你走不掉的…走不掉的…你要有人保護你,就像大哥以前那樣護你…」他狂搖著頭,急急的說著。
「我會離開台灣…等時間過了再回來…」
「小…雛…」他欲言又止。
「歐景易,如果你愛我,成全我吧…」我抬起頭,懇求他。
「我‥我…我答應你,不再去找你…」他咬著牙,痛苦的說著。
對不起,歐景易,原諒我的自私…只是少了李華成,我真的再也不會對這一切留戀…少了他,誰能陪我走下去?…誰…?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當初我自己怎麼出來,我就怎麼回去…」
我悠悠的望了李華成的墓碑,摘下一朵菊花,放在歐景易手裡「謝謝你六年的照顧‥我不會忘記…」我轉身
「歐景易…你自己小心…不要‥變的跟李華成一樣‥有機會就抽身吧!」
我一步一步的離開他,決定離開這六年的恩恩怨怨,離開這六年的愛恨情仇…離開這風風雨雨。
歐景易捏緊那朵菊花,目送著我的身影離開,眼裡有淚,喃喃的說「抽身?…有機會嗎…有機會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抽身了,踏出這江湖了。只是…那是用我的血、淚和愛人的命換來的…值得嗎?
誰告訴我…風吹起,菊花片片飛…落在樹梢,地上,墳上…落在誰的心頭,化成誰的淚…。



當初是這樣一個背包離開家的。
我揹上同樣的背包,關掉了李華成家裡的電燈。
關上門,我把鑰匙留在信箱‥再見了,我的家…我尋找幸福的家…我知道,我不會孤獨‥
在我身體裡,有另一個生命陪著我…陪我走過春夏秋冬;那張顏容也會陪我走過月月年年…
打開久別六年的家門時,我見父親白了的頭髮一臉錯愕…和母親滿臉憂愁。
「爸、媽,我回來了!」我放下背包,跪了下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父親老淚縱橫,當年的憤怒早已化為悲痛。
我抱住他們,流下眼淚…
幸福…我找過…我以為…那年,那樣,就是幸福…流不盡、散不開…菊花的淚,在春去冬來,徘徊…流連…



我呼了一口氣,把最後的檔案儲存,看著小雛菊的臉,突然想哭…
「寫完了,你不要看一看?」我將電腦推到她前面…
她搖了搖頭,「不用了。」
我知道,為什麼她的聲音總是那麼沒有生命,那麼沒有感情,因為…她的命、情早就隨著李華成而走。
我搔了搔頭「我有點後悔把你的故事寫出來。」她的故事,我‥根本寫不出裡面千愁萬愛的一千分之一…
「為什麼?」她抬起頭,淡淡的看著我。
「因為,我寫不出那種感覺,那種淒美、悽美的感覺‥」
「沒關係,有感覺的人,看了就會懂得。」她點起另一根煙,看著窗外。
「你什麼時候要回台灣?」我問著。
「後天‥」她吐了煙「李華成的兩年忌日…」
她雙眼,閃過了一絲情感,很淡,淡的讓人察覺不出來,忽然她又問「誰唱那首歌?」
「哪首歌?」
「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她哼著。
「孫燕姿,曲名是天黑黑。」我拿起筆,把名字抄給她。
「嗯,」她淡淡的收過紙,站起身「我該走了…」
我想不出任何留她的藉口,呆呆的看著她穿起外套,我心急的抓住她的手「寶寶是男是女?」
她突然一笑「男的,眼睛很像華成呢!」
她笑了,我看著她笑的瞇起眼睛,手,習慣性的摸了摸掛在胸口得銀鍊‥李華成還是她唯一開心的理由。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該跟她說恭喜?還是‥
「謝謝你幫我寫故事,這給你…」
她從皮夾裡掏出一張紙,放在我手上,淡淡的一笑「往事如風,不是嗎?」一柳倩影消失在coffee shop門口。
我呆呆的看著她消失在人行道那端,就像她出現的時候,沒有聲響,沒有情緒,穰人察覺不出她的存在‥
她今年,算算,不過也才二十二…生命好像卻以枯竭…



『小雛菊後續』和歐景易,李華城在道上的血淚交織後,小雛菊又要以何種結局收場結束落幕...!?

回到了台灣,陌生的一切,好像這裡我不曾待過,不曾來過…
回到了我那追求幸福的[家],打開了信箱拿出那一把我曾經投下去的鑰匙,
打開了門…
看見熟悉的景像,那一張床…那裡所有的一切,拿起床邊沾滿灰塵的照片,
那一個清純的女孩,那一個讓我依靠的男人,往事一幕幕的又在我的眼中呈現,
我哭了…
[華成,我想你…]一滴滴的淚水留了下來…
手中的相片沾上了我的淚水… 走到了衣櫥旁,拿出了那一件,
伴隨著我離家出走的衣服,看了看我手上的字,胸前的花…
換上了那一件走在清純和邪念之間的衣服…
我穿了起來,到了浴室洗掉了我所有的妝…
走出了所謂的[家]…
邊走在路上,邊看著手中的照片,
照片中的小雛菊是多麼的清純,多麼的美麗…
再看看鏡中的自己…是同一個人嗎?
不是…現在的小雛菊是滿臉沒有希望只有墮落的一朵花…
不知不覺中,我走到了那一家刺青店…
沒有了招牌,沒有了店面,只有一地的垃圾…
回到家中,看到了年是高邁的父母,
依舊是那和藹的笑容,沒有一絲的抱怨,一絲的生氣,手中抱著華成…
歡迎我回家…我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看著家人…
眼淚又不禁的落下…
特地為了找回原本的自己我染回了黑髮,
燙直了頭髮…戒了煙…找回原本的雛菊…
今天,華成的忌日…
我拿了手中的菊花伴隨著滿臉的淚水…往事都在眼前迴旋著…
[華成,華成,李~華~成,你拋棄了我…我沒有一點的生氣,今日我還是往時的小雛菊,我求求你說說話…]
往後的日子我繼續了我的就學之路…
回到了原校的高中部,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地方…
我唸了下去大學…研究所…
生活中可能是平淡無奇…可是…心靈中卻還是往事在目…
鏡中的自己依舊還是以前清純的---[小雛菊]
[小雛菊],我回頭看…
[是誰啊??]
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潮我跑了來…
[小雛菊…真的是妳,我是…歐景易…]
[歐景易,那個永遠一頭金髮,嘻皮笑臉的歐景易…]
但如今眼前的卻是一頭烏黑的頭髮…成熟穩重的男人…
[小雛菊…我這幾年繼續讀書…一直再等妳…請你接受我…幫你一同帶成哥的孩子…]
[景易…你知道…]
[不,我不知道什麼…我只要求妳的答案…我現在有了事業…有了成就…只差妳的一句話…小雛菊…成全我…]
我不知道說些什麼…只能微微的點點頭…
[妳答應了…]歐景易笑著說…
[但…不能在叫我小雛菊…我有名字的…]
[那…我們從來一次…妳好,我叫歐景易…妳好…]
[嗯…我叫陳育菊…你好…]
結果他抱住了我…好久沒有的感覺…我笑了…
幾年來的笑容…我真希望華成能看到這一幕…換回的雛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