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沒有死…睜開眼,白色的床單,淡淡的藥水味。
坐在我身邊,一臉憔悴的,不是李華成,是歐景易‥
他說,我昏了三天,他已經打電話給李華成,要他趕快回來。
回來?心…還在嗎?



「小雛菊,大哥在樓下!」歐景易走進來,看著我。
「不想見,告訴他我睡了…」我閉上眼,不想見到那張讓我朝思暮想,卻又隱隱作痛的顏容。
歐景易沒有說話,他悄悄的和上門,隔著半開的門縫,我聽到李華成喘氣的聲音「人呢?小雛菊呢?」
歐景易一手攔住他,臉上帶著不屑,「睡了,你不用進去了。」
李華成不顧歐景易的阻攔,一個跨步想要打開門,歐景易猛然一拳,狠狠的打上他的下巴「你這混帳!你怎麼能那樣對小雛菊?」他說完,又是一拳。
我沒有聽見歐景易的哀嚎聲,我想,李華成沒有回手。
他蹙著眉,抹掉嘴角的血跡,「讓我進去看她。」
「你不配!當初好好把她抓進來,現在又棄亂始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歐景易大吼著。
我聽到李華成又悶哼一聲,心裡一緊,坐起身子,虛弱的喊「歐景易,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他了。」
疼,一定很疼。門開了,李華成帶著焦慮走近我身邊,我睜眼看著他紅腫的嘴角…
心裡,苦、酸、愛、恨全混在一起,不知道,哪一種勝過哪一種…
愛情,真的那麼難、那麼苦嗎?…為什麼,讓我們都傷痕累累…



一個禮拜後,我出了院。李華成開著車,回到了我們的「家」。
我坐在沙發上,頭上還帶著繃帶,冷眼的看著他替我到杯熱水。
「我見過那女孩…」問題,總是要解決的‥李華成身子僵了一下,回頭,愧疚和痛楚寫在他眼裡。
「你愛她嗎?如果喜歡,把她帶回來吧…總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閉上眼,不想看他的雙眼,怕一看,眼淚又會掉下來‥
他沉默了一會「為什麼這麼淡?你不氣?」他走到我跟前,站著由上往下看著我。
淡?我還能怎樣…一哭二鬧三上吊?「我不想作你的包袱,你喜歡的,就去吧。」
「為什麼?為什麼你變的這麼淡?」他丟了手上的玻璃杯,跪了下來,怒吼著。
為什麼?為什麼?問的好!我是為什麼啊?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悲憤,我瘋狂的站了起來,拉著頭髮,尖聲的嘶叫著
「為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幅模樣?我為什麼染起頭髮,我為什麼耳上穿了十幾個洞?我又為什麼把自己穿的這幅德性?」
我淚流滿面,痛苦的喊著「我是為了你啊!李華成,你懂不懂?為、了、你!你!因為我愛你…好愛你,不想成為你的負擔啊…不想讓你一個人扛…不想牽累你…」
身子軟了下去,我跪坐在地上,哭著,把這幾年的淚,懼怕,不滿全部回給他。
李華成跪在我跟前,一臉空洞,過了好久,他突然大吼一聲,重重的一拳捶上牆壁
「我一點都不愛她,我只是想你…小雛菊,我看到她,想到當年的你…」猛然間,我看到他流下眼淚
「我…好想…當年的你啊…」他頹廢的抱住頭,痛苦的流下眼淚‥
「是我害了你…我卻…不敢面對…只好逃,越逃越窩囊…」他捶著地面,像頭發狂的野獸,不停的喊叫著。
我流著淚,看著李華成的無助…他也有哭的時候…我…又何嘗…不想念…當初那…朵聖潔不染的…雛菊?
反手抱住他,他的淚滴濕了我的衣角,我的淚落在他胸前…我知道,我們一起流過血,我們的血交纏著,分不開。現在才知道,原來除了血,我們的淚…也是在一起的‥也是那麼無奈的交織在一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想…他和我,今晚,都體會了這句用血、淚刻出來的話,無奈,人已在江湖,身已不由己…



「小雛菊,走!走!歐景易,帶她走!」李華成回手一刀,替我擋下來那致命的一擊,他把我推開,推到歐景易的懷裡,喊著。
「不要、李華成,你不能丟下我…」我掙扎著,歐景易扛起我,帶著血,奔出門外
「歐景易,放我下來!華成在裡面,裡面啊!」我發狂的踢著,喊著,卻也能只眼睜睜的看著人群,刀影把李華成包圍起來。
「李、華、成!」淒厲的聲音,由我口裡傳出,李華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身子到下,血狂噴了出來。
「大哥!」歐景易回了頭,憤怒的喊著,卻也只能帶著我,逃、拼命的逃…
「易哥!」門外,海虎帶著一群人衝了進來,扶住歐景易浪嗆的身軀。
「大‥哥在裡面!去…快去。」他跌落,卻還是死死的用身子護住我。
「兄弟,上啊!」海虎抽出西瓜刀,眼紅地往裡面沖,我推開歐景易的身子,拉住小胖「你護他!」搶過他手上的開山刀,我也奔回裡面。
李華成!你不準死…聽到沒?不、準、死…你是我的命。
記得嗎?我的命…我劈開擋路的人,在血海中搜尋著李華成的影子…眼淚掉了下來,我找到一身是血的李華成臥倒在血泊中…
我撲了上去,抱起他,大吼「你不準死,不、準!聽到沒?你答應要扛我一輩子的,你親口答應的‥」
我揹起他,海虎衝過來護住我們,「嫂子,快帶大哥走!」我揹起滿身是傷的李華成,咬著牙,一步一步踏出這人間地獄
「李華成,聽見沒?…你不準死…」我的聲音克制不住的抖了起來,眼淚瘋狂的掉下來。
「小…小、雛菊…對、對不起…我一直‥很愛你…很愛…很愛…你…」他氣弱由絲的開口。語氣還是那麼柔…柔的我肝腸寸斷。
「李華成…你還欠我一條命!記得嗎?六年前,你自己說欠我一條命…你的命是我的,你不準死!不準、不準、不準!」
我傷心欲絕得大喊,希望能喊回他的神智…喊回他的生命。
一個浪嗆,我跌倒在地上,我痛苦的抱住李華成,他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這條命…我下輩子…還你…」
他的手畫過我的臉,那麼淡…那麼輕,我瘋狂的吻著他,卻感覺不到一點溫度沒有溫度…
下輩子,我不要下輩子…李華成…你這輩子還沒陪我走完…還沒…還沒…還沒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