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喵有話大聲說
011


從那天開始之後,不管我經過他們班,或是他們經過我們班,

〔終極武器都是要壓軸的。〕他還是一臉不在乎。

〔天曉得。〕我小小聲的回了一句。

〔信不信,我倒著跑都贏妳。〕

〔胡扯,我不才不信。〕

〔不然來比啊!妳贏的話,我讓妳隨便打。〕

隨便打!這不是我每天夢想的情景嗎?

先給他兩拳,再踢他兩腳,最後來個飛踢~

〔妳輸的話,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好,我答應。〕

我們班和他們班的同學,站在跑道兩邊加油。

這場比賽我不可能輸的,正著跑怎麼可能輸給倒著跑的人?

〔開始!〕我拼命的往前衝,短短的100公尺怎麼那麼長~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真的跑得和我一樣快!

我很想追過,但就是沒辦法‧‧‧‧‧‧

終點就在眼前,他突然直挺挺的往後倒~

他比我先一步,壓在終點線上。

他們班爆出響徹雲霄的歡呼,他得意的躺在地上不起來。

完了,他會要求什麼?

要我讓他隨便打?

先打兩拳,再踢個兩腳,最後來個飛踢~?

〔喂,林函宜,過來。〕

我只能聽候宣判,〔我的要求是~想到再告訴妳。〕

這個曾硯閑真的很可惡,他是故意吊我胃口!

我看今天晚上又要失眠了,唉!


013

校慶這天終於來了。

我沒有參加大隊接力,但我還是希望我們班能贏~

女生組中,最被看好的就是我們班。

根據體育老師偷偷提供的資料顯示,

練習時我們班的速度是最快的。

只要不失誤,金牌應該是我們班的。

男生組的戰況,就激烈多了。

聽說每班的秒數都很接近,正式上場前誰也沒有獲勝的把握。

唯一讓我在意的,還是那傢伙。

什麼秘密武器?有那麼厲害嗎?

我才不相信~

比賽終於開始了,他們班分到的是紅色號碼衣。

我看了一下,他穿的號碼是32號~果然是最後一棒~

他們班一開始就領先了將近半圈,

眼看就勝利在望了。

沒想到到了倒數第三棒時,竟然掉棒了!

那跟棒子滾得飛快,只見掉棒的人拼命的追,就是溝不到~

第二名的隊伍眼看機會來了,拼命往前衝,差距一下就縮小了。

而且,他們的最後一棒,是田徑隊的!

曾硯閑已經在接幫區等了,

然而這時他們班已經落後了50公尺。

他接到棒之後,一陣風似的衝了出去。

他所跨出的每一步,都確實的縮短了差距。

他不是在跑。我覺得他看起來像是在「飛」!

場邊他們班的人瘋狂的喊著:「曾硯閑!曾硯閑!」

終點線就在前方,他終於超過了對手,搶先一步壓線~

現場爆出驚人的歡呼聲,他們班的人高興得又叫又跳。

他笑了。笑得很開心。

他衝向他們班,和大家抱在一起。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這麼笑。

平常他也會笑,不過我總覺得那是奸笑。

跑到旁邊聚集了一全女生,

除了一年級的之外,還有國二國三的學姊。

她們蹲在地上,詭異的摸著跑道。

我經過時,聽見她們說:「妳看!這是他流的汗!」

? ~原來她們是在摸他的汗!

這實在是‧‧‧‧‧‧=_=||

***************************

接著是女生組的比賽。

我在司令台邊拿著加油棒,大聲叫著:118,加油!

可是整個操場鬧哄哄的,根本沒有人廳得到我的加油聲。

我喊了好幾次,我們班的同學還是沒有聽到。

正當我沮喪德時候,

我聽見了整齊的加油聲:118,加油!

可是,那是男生的聲音!

仔細一看,隔壁班的男生,竟然全班都在幫我們加油!

我感激地看著他們,也努力的加油~

終於,我們班的最後一棒先通過終點!

我高興得要命,但我不忘去謝謝我們班的大恩人。

「謝謝你們!」我對著他們班班長90度鞠躬,「真的謝謝」

他們班班長苦笑地說:「我們是被逼的~」

他指指那傢伙,「你該謝謝他~」

是他?他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好心?

我和他大眼瞪小眼,兩個人都沒講話。叫我和他道謝!

想起以前受他百般欺負,我怎麼也說不出口。

「謝謝。」我用很小很小的聲音說,

小到我自己都不確定有沒有說出口。

「沒什麼。」很小很小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

小得快聽不見的聲音,卻是那魔誠懇。

我第一次覺得,也許他是個好人。


014

校慶運動會結束之後,他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田徑隊的老師和同學都拼命得說服他加入;

下課後走廊上也有許多人在他們班外面等他;

許多女生帶著大包小包的禮物要送給他。

甚至連我們班都有一群他的後援會~

「函宜,妳幫我送東西給他好不好?」

「函宜,幫我要一張他的簽名照好不好?」

她們的苦苦哀求真的讓我很頭痛,

我實在不願和他有什麼瓜葛。

而且她們瘋狂的程度與日俱增~

「妳看!他的影子!」然後就看到一全女生蹲在地上摸影子。

「妳看!他走過來了!」然後就看到一全女生摸著玻璃映出的他

對於這些舉動我真是感到越來越害怕~

我看就連他擦鼻涕的衛生紙,或手毛腳毛都會成為搶手貨。

大家,都瘋了嗎?

***************************

國一下學期,最令人期待的校外教學終於來臨了。

這個稱為「大露營」的活動,兩天一夜,由學校主辦。

大家從寒假結束後,就開始興奮的討論起來~

從製作小隊旗,學習搭帳棚,生火煮飯~樣樣都得靠自己!

真是太刺激了!

露營的地點,選在馬其園。一座剛成立的露營場地。

我們這組一下子就把帳棚搭好,

偷偷的在帳棚裡開啟小隊會議來。

「今天晚上的營火晚會之後,我們偷偷去夜遊吧!」

「不行啦!老師說過絕對不可以去夜遊的!」我急忙反對。

「拜託!難得出來玩嘛!你不要那麼掃興好不好!」

「可是~萬一被抓到就死定了!一定會被記過的!」

我拼命想說服她們~

「放心啦!不會那麼衰!

不然妳就一個人留在帳棚等我們回來好了!」

哼!這種違法的事,我才不幹。

不要說我沒勸妳們,到時候可別後悔啊~

營火晚會之後,

導師還特地過來提醒大家:「晚上不准亂跑喔!」

「老師放心!我們不會亂跑啦!」

她們竟然可以這樣面不改色的說謊,真是!

老師剛走,她們就準備好了手電筒,悄悄鑽了出去。

我一個人待在帳棚裡,實在很無聊。

「林宜函!你們這邊怎麼剩妳一個?」

老師竟然折了回來,這下慘了!

「呃~她們一起去上廁所了!」

「這麼多人一起去?」老師一臉懷疑的樣子,

我趕緊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我是來告訴妳們,在隔壁營地發現一隻雨傘節,

妳們也要小心!」

「好!等她們回來,我會跟她們說的!」

我露出優等生專用的誠懇笑容。

老師放心的走了,我開始越來越擔心。

萬一她們碰到了蛇怎麼辦?

萬一被毒蛇咬到,會死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們卻遲遲沒有回來。

我只好翻翻我的手電筒,和搭帳棚時剩下的石灰粉。

為了「義氣」,我決定去找她們。

往她們剛剛走的方向走,是一片樹林。

白天樹林很美,但到晚上就變得很恐怖。

手電筒的燈光只能照亮一點點前面的路,其他什麼都看不見。

我怕得發抖,一步一步的走進樹林深處。


015

我試著叫她們的名字,沒有人回答。

樹葉沙沙作響,更增添了恐怖的氣氛。

我決定回頭,但走了半天,卻似乎老在原地打轉。

天啊!我迷路了!

一個人待在漆黑的樹林,而且又迷路了。

更糟糕的是,我的手電筒快沒電了。

眼看燈光越來越弱,我越來越害怕。

「救命啊!」我忍不住叫出聲來。

然而四周除了風聲和蟲聲,什麼回音都沒有。

我以為這已經是最遭的情況,沒想到這時竟下起雨來。

地上變得一片泥濘,一定會有人來找我的。

可是要一個人在這片樹林裡過夜,實在很恐怖。

一片寂靜中,我聽見了腳步聲。

「是誰?」沒有人回答,腳步聲卻越來越近。

該不會是,那種逃到深山的逃犯?

我越想越害怕~

「白痴,妳在這幹嘛?」好熟的聲音~

我把手電筒往前照,微弱的燈光下,

我看了半天才看出是誰。是曾硯閑。

我睜大眼睛不敢相信,是夢嗎?我得救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出來晃晃,聽到有人要救命,就過來了~」

「叫的這麼難聽,我還以為有鬼!」

我正想說的謝謝,馬上吞了回去。

他伸出手來,「走吧!」

「不必你假好心,我自己會走。」

他拉住我的手,拉著我往前走。

「喂!很痛耶!放開啦!」我的手被他抓得緊緊的,

甩都甩不開。

就這樣一路掙扎,沒多久,我就看見營地的燈光。

他才放開手,我馬上朝我的帳棚過去。

抓得我的手痛死了,那麼用力幹嘛?

我想起一件事。

「謝啦!」我邊跑邊回頭向他道謝。

該說謝謝的時候,千萬不能忘記,才有禮貌的好孩子。

在帳棚裡,她們拼命向我道歉。

奇怪的是我一點都不在意了。

我摸著微微發痛的右手,竟忍不住笑了。

我變的怪怪的。

說不出哪裡怪,但我就是知道。


016

露營回來的隔天,放學回家時,我發現他竟然站在我家巷口。

好顯及時發現,我偷偷繞進隔壁巷子,想從反方向避開他。

沒想到,他轉移陣地到我家門口~

唉!好吧!算我倒楣。

我一步一步靠近,他動都不動。

我從書包掏出鑰匙,插進鎖孔,開門。

「等一下。」正當我錢腳剛踏進門時,他說話了。

「妳答應幫我做一件事。」

就是那個讓我晚上都睡不好的可怕約定!終於來了!

「你‧‧‧‧想怎樣?」我的聲音在發抖。

「這個,幫我寫。」

寫作業?如果真是寫作業就太好了!

不管是國文數學英文生物我都沒問題!

他遞給我厚厚的一本書,這是~畢業紀念冊?

「拜託!國一就在寫這個?」我有點驚訝。

「寫好再還給我。」他轉身走了。

我抱著那本畢業紀念冊,心裡充滿了問號。

哪有人這麼早就在寫畢業紀念冊,

而且,還特地跑到我家~真的不太對勁~

***************************

我在書桌前面苦思要寫些什麼好。

這本畢業紀念冊,還沒給別人寫過。

也就是說,我寫的東西之後寫的人都會看到。

而且我真的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

肉麻兮兮違背良心的話,我寫不出來。

言不及義敷衍應付的話,又顯得幼稚。

想起國小和他同班的日子,漢生上國中來,發生了許多事,

我突然發現,在我的記憶中,他竟然都清晰的存在著。

國小的其他同學,我幾乎都沒什麼印象,

但是唯獨對他印象深刻。

那個從開學第一天就把我嚇得半死,可怕的黑衣男~

『國小時,我覺得你是一朵黑色的雲。

現在,我覺得你是一朵白色的雲。』

想了半天,我才寫下這兩句我認為沒有人看得懂得話。

這是只有我知道意思的真心話。

不知何時開始,這塊烏雲變成我最喜歡的白色的雲了。

我喜歡上一個流氓,這是我說不出口的秘密。

可是我怎能喜歡上流氓呢?

那我‧‧‧‧不就變成了壓寨夫人了!

天啊!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017

也許是因為心裡有鬼,我遲遲不敢把畢業紀念冊還給他。

他也不來向我拿,就這樣一直拖著。

已經過了一星期,每天我都把它帶來學校,

然後原封不動的帶回家。

終於,我想到一個很好的方法:用寄的!

萬能的郵差叔叔,可以幫我解決難題。

寄出去的第二天,我又在巷口遇到他。

「寫好了沒?」

「我寄到你家去了。」

我低著頭想想趕快回家,每次和他講話我都會緊張的要命。

「我喜歡妳。」

當我和他擦身而過時,我聽到這麼一句。

我的腳沒辦法移動半步,這‧‧‧‧怎麼可能!

我們兩個就這樣面對面僵持著。

該怎麼辦?怎麼辦?

我腦子一片空白,我真的太驚訝了。

然後,無意識的我做了一件讓我非常後悔的事~

我揍了他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他肚子上。

他毫無預防的被我揍了一拳,臉上充滿了驚訝~

我飛也似的衝回家去,碰的一聲把門關上。

就這樣,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就在我的中國拳法中結束了。

再怎麼後悔也來不及了~

早知到就不學跆拳道了~嗚~~

***************************

整晚我都想著他說的那句話。

難怪在我需要他時,他總會及時出現。

儘管他講出來的話總是那麼毒,但他一直在我身邊守護著我。

也許他不擅長表達吧!

可是,我卻揍了他一拳!

因為想化解受不了的尷尬場面,

我竟然狠狠給他一拳~唉!

我該不該向他解釋?

明天該怎麼面對他?

還沒想到答案,已經天亮了。

***************************

他今天請假。

我鬆了一口氣,但卻按按擔心起來。

難道,是被我打到內傷~?

應該‧‧‧‧不至於吧!

中午休息時間,我到導師辦公室找老師。

「你們班的曾硯閑移民啦!」

我們班導師很驚訝「怎麼之前都沒說呢?」

「他不想讓大家知道,特別拜託我的;

我們班同學今天才知道。」

他移民了!難怪他會要我幫他寫畢業紀念冊~

我來不及向他解釋了,來不及把我的心意告訴他了。

他真的變成了一朵雲,就這樣飛走了。

我再怎麼遺憾也沒用,我們已經錯過了~

也許我再也見不到他。

我再畢業紀念冊上寫的話,他會懂嗎?

這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想到他的國文程度,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會懂的機率,大概只有1%。

我垂頭喪氣的回到家,

媽媽給我一包很眼熟的東西~是那本畢業紀念冊!

「妳把收件人和寄件人寫反了,又寄回來了~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無奈的看著那本倒楣的畢業紀念冊。

唉!這下連1%的機率都沒了。


018

他走了之後,其實我的生活沒有什麼改變。

每天的生活還是充實的,快樂的,只是少了點什麼。

經過他們班時,不會在心驚膽戰;沒有人會在走廊上大聲叫著我的名字;

也不再有人要他的簽名照了~

他走了,就像不曾存在過。

然而我還是會常常想到他。

上體育課時,我會不自覺的看看操場;

可惜跑道上再也找不到他的蹤影。

經過他們班的時候,我會看看第一排最後一個位置。

那曾經是他的位置。

也許有一天,他會突然回來。

可惜直到畢業,他沒有回來過。

就連畢業紀念冊上,也沒有他的照片。

我只能從小學的畢業紀念冊中,去回憶他的樣子。

那個老穿著黑色T恤,不可一世的大哥大大。

***************************

國中三年,高中三年,一晃眼就過了。

我還是沒什麼改變,一樣那麼的「乖」,

那麼有「道德勇氣」。

同學們給我取了個綽號,叫做「道德重整委員會會長」。

因為說髒話,會被我罵;穿細肩帶,會被我罵;

公車上沒讓座,會被我罵;考試作弊,會被我罵;

下車沒跟司機說謝謝,會被我罵;諸如此類的事,我管的很嚴。

我知道大家覺得我有點奇怪,但我就是這種雞婆的個性改不掉的。

不過她們不知道,這樣正氣凜然得我,以前是讀流氓班。

她們更不知道,我曾經喜歡上一個流氓。

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喜歡。


019

高三畢業的暑假,我許下了一個心願。

那就是~學會騎腳踏車!

都18歲了,還不會騎腳踏車,真的很丟臉。

每當看到別人邊騎著車,頭髮被風吹的飄啊飄的,我就很羨慕。

所以,在上大學之前,我非學會不可!

我運動白痴的封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在腳踏車上掙扎了好幾天,就是沒辦法雙腳離地。

原本自告奮勇教我的弟弟,早進屋裡吹冷氣去了。

下午3點,整條馬路就像著火似的炎熱。

也只有這沒人想出門的時候,我才有臉在路上練習。

我吸口氣,右腳用力踏下踏板,左腳趕緊跟上。

天啊!我在騎耶!我兩腳終於離地了!

也許是得意忘形,一個不穩,我整個人摔在地上。

手好痛,膝蓋好痛,腿好痛‧‧‧‧‧‧

更慘的是疊在滾燙的柏油路上,汗和血一起流個不停。

路上沒有人 ,沒有人能幫我。

我好想哭。

有一隻手伸過來,幫我把腳踏車移開。

我感激的說:「謝謝!」我的救命恩人低著頭,

我看不到他的臉。

「白痴。」好熟悉的聲音。

穿著黑色T恤,好熟悉的身影。

「曾硯閑?」我忍不住叫出來,「你回來了!」

我想站起來,可是卻痛得站不起來。

他把我扶起來,慢慢扶我走回家。

「妳真的很笨。這麼都多年了還是這麼笨。」

「喂!說話客氣點好不好!」

雖然我這麼說,其實我很高興,他真的沒變。

「你去拿冷開水、棉花棒、雙氧水、優碘來!」

他凶巴巴的對我弟說。

「你要幫我擦藥?」

「這是我報酬的好機會,嘿嘿~」

他先用開水幫我把沾在腳上的小石頭沖掉,接下來再滴上雙氧水「啊~~~~~~好痛!」

「活該。」他再擦上優碘,看來傷口已經處理好了。

「笨蛋,下次小心點!那我回去了。」

「等一下!我有東西要還給你!」

顧不得痛的要命的腳,我一拐一拐的跳進我的房間,

拿出那本早該還他的畢業紀念冊。

「謝啦!」他對我揮揮手,走了。

總算還給他了。總算。

那本畢業紀念冊,我一直想還他。

上面寫著我想說但說不出口的話:

『國小時,我覺得你是一朵黑色的雲。

現在,我覺得你是一朵白色的雲。』

國中時寫的句子,現在看起來是那麼幼稚。

但是,我還是覺得他看不懂。

當我想起他的某一天,我加上了一句話,以配合他的國文程度。

『PS‧我也喜歡你。』

如果這樣還看不懂,我也認了。


020

他還喜歡我嗎?

當我把畢業紀念冊還他之後,我才想到這個嚴重的問題。

我一直很喜歡他沒錯,但是他呢?

他移民到美國,一個充滿辣妹的國家。

比基尼,大腿舞,天體海灘,還有開放的風氣~

這下糟了!

如果他已經不喜歡我了,那我寫那些話,不就糗大了!

我開始後悔自己的魯莽。

隔天傍晚,我接到一通電話,是他打來的。

「能不能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他和我約在國小的操場上,我們做在盪鞦韆上。

面對他,我非常尷尬。

我自顧自的盪著鞦韆,一句話都不說。

他也一樣,我們就僵了半小時,兩個人都不講話。

「妳寫的畢業紀念冊,我看了。」

「有件事我應該告訴妳。在美國那段期間,我喜歡一個女生。」

我猜中了。他已經變了。那還有什麼好說呢?

「要不要看看?我有她的照片。」

我要有風度,我要裝作若無其事‧‧‧‧我拼命告訴自己。

他掏出皮夾遞給我,我慢慢的打開~

那張照片像是從書上剪上來的,然後被護貝過,小小的一張。

好像我的女孩子。像我小時候。

原來你還是喜歡像我這樣的女生~我稍稍安慰了些。

我越仔細看越覺得奇怪,這女的也太像我了吧!

這‧‧‧‧就是我嘛!我國小畢業的大頭照。

「自己的照片有必要看那麼久嗎?」

「你說的那個女生~就是我?」

「虧妳還考全校第一名,反應這麼慢~」

太陽下山了,我在盪鞦韆上看著夕陽。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從發現欺負妳很有趣那一天開始。」

老天爺,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妳要把我分到流氓班去了。

老天爺,謝謝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喵 的頭像
企鵝喵

Gucci & Cat~喵娘與狗兒子

企鵝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link1960081
  • 新年快樂!你的文章寫的不錯

    幫您灌水,也幫我灌灌水吧^^

    你的文章寫的不錯喔~~~